NeverWinter, Mr. Mohole – 2

Sydney的夜晚比Brisbane要冷的多,在去后者的大巴上大家下车放风又哆哆嗦嗦地跑回车上,这在当地术语里叫做倒春寒。传说中的灰狗晃得厉害,于是十几个小时不能敲电脑不能看书只好躺着,偶尔想到点东西,却又立刻湮没在对目的地的民风考察中。嗯,迄今没搞定手机上网发twitter,那些场景切换间瞬息变化没被记录的,也就忘掉...

Day 0

一个人长时间骑马行走在丛莽地区,自然会渴望抵达城市。他终于来到伊西多拉,这里的建筑都有镶满海螺贝壳的螺旋形楼梯,这里的人能精工细作地制造望远镜和小提琴,这里的外来人每当在两个女性面前犹豫不决时总会邂逅第三个,这里的斗鸡会导致赌徒之间的流血争斗。在他盼望着城市时,心里就会想到所有这一切。因此,伊西多拉便是他梦中的城市,但...

同一种调调

我一直在仔细审视着自己有没有离别的情绪,而结论总是(当我把某些情绪按照自己的逻辑一一剖析后):没有。我知道会有很多改变,我已经做好了欣赏这些改变的准备,但经过求导后“有改变”这件事本身,已经如同那n次在城市间迁徙以及各种长期或短期的旅行一样,再不能给我任何刺激或忐忑。 很多人,这边的和那边的,和我说某处福利如何不错但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