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感 – 3

对稳定的追求就并不一定是人类生来就有,而是在某种体制环境下逐渐形成的文化。这个过程在现在的中国其实相当明显。当外面处处是雷区,而人们对这种状况的形成完全无能为力,触雷后也无法追责的时候,人们经常会把少数人向外探索的过程中触雷,归咎于探索的行为本身:「活该」、「没事找事」……从而把维持自己努力构造的稳定生活,赋予了更多的正当性。缩小探索范围,等着看事情会不会落到头上,从概率上讲,确实是一种更安全的策略。然而这种基于概率的决策「有效性」,和稳定生活的「正确性」,完全是两回事情。而在这种被迫形成稳定感的过程中,积累的对体制环境的怨念、和对不确定感的恐惧,当稳定生活被破坏时,又会一古脑地转移发泄到破坏稳定的人的身上,就显得格外荒谬。

很多事情解释到最后,都会停止于「人类天性就是如此如此」。但在文化论者的眼里,没有多少「天性」真的是天生的,绝大多数都是在后天的文化环境中,形成的各种拘束。譬如「人的天性是追求稳定」、「人的天性是趋向安全」、甚至「人天生会恐惧死亡、逃避死亡」……都未必是真的。当然其中有一些,我也并不能给出严谨的结论,证明这些属性更偏向于后天形成;但至少这种思路,能够启发我们继续想下去,而不是拘于某些貌似理所当然的结论。从另一个角度讲,即使某些属性真的是「天性」,譬如「追求繁殖」,而选择了智力作为进化方向的人类,不正是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反思,然后选择对这些属性进行发扬或者抑制,而不是被动地接受这些「天性 aka 动物性」么?

撞车,一些态度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中青报《永不抵达的列车》这样的稿子,找些死者把生前状况描述一通,写的像介绍手机上网的广告,仿佛因为他们死了所以他们生前的生活就比列车外农田里大妈的更精彩更值得描述,仿佛因为他们有这样的生活所以他们的死就更值得潸然泪下,nonsense。
从这个角度讲我显然是“冷静,理性”的。我厌烦每逢事故,老妈们那种“哎呀(年纪轻轻/马上就到家了/怀孕/全家人)就这么死了,多可惜呀”的句式。他们的死迅速沦为统计数字,他们的故事,在我了解事情分析责任时,不会因其凄惨程度而有任何正面或负面的偏向。
简要的说,我对这类事件的接受过程是这样的:哦,又撞车了,死了些人,是因为信号系统遭雷劈(设计时总该有个三保险吧)还是调度失误?但总归是人为出现的致命失误,动车局这几年的烂样,出这种事也不奇怪,他们会控制舆论,他们会找替罪羊,掩埋车头?这个比我预料的更蠢,一群傻逼。然后对照心里国家末日的那个大概时间,盘算一下是正常接近了还是又有所提前。
如果有人组织我也会路过献朵花,夜半酒馆里也会默默泼一杯遥祭。但具体到死者每个人的故事,我从来不会去关心。我不知道这种心态和奥巴马念出每个死者姓名相比,是否冷血。我不知道如果其中有熟人的话,会不会还是这个样子。不知道如果是纯天灾而没有任何人祸可以找茬,会否是另一种心情。
但这种冷漠和领导们同样把死者沦为统计数字,以及《假如不能愤怒,请不要嘲笑愤怒的人们》中的那种冷漠,我想还是不同的。至少我不会嘲笑其他愤怒的人们,充其量只是悲哀滴看着他们,说我觉得自己的愤怒实在不能造成什么作用,所以不好意思就不参加到你们当中了,加油啊。
我也明白每个人都贡献愤怒才能壮大的道理,也会因当局因为舆论而改变处理方式的一时成功而欣喜,但我还是不觉得把自己也投进这种愤怒大潮,是件多么有效率的事。有你们愤怒我就先不愤怒了。当然如果哪天没人愤怒了,也许就轮到我愤怒了。
所以也许冷漠只是将愤怒无奈地放到一边,遇到更有效率散发出来的机会,我还是会散发的。如果盛祖光恰巧出现在面前,我会毫不犹豫一板砖正面拍丫脸上;如果xxx恰巧出现在面前,我会认真考虑暴起把丫做掉然后跑路的可行性乃至跑不掉一命换一命是否划算。
酱紫。

关于ICP备案申请审核通过的通知

刚收到的email。。。

from: [email protected]
date: Thu, Nov 18, 2010 at 3:00 AM
subject: 关于ICP备案申请审核通过的通知
尊敬的用户xxx ,您的备案信息已被变更,详情请咨询您的接入服务提供商。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系统

——————–
我的域名备案时间:2007-07-12
那个域名彻底到期停用时间:2010-06-23
去查了一下: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07xxxxxx号-1
审核通过时间:2007-09-15
主办单位性质:个人

哇,原来当年真的在两个月后就备案通过了耶!
感谢国家。

祝贺 刘晓波 获得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成为第一个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在籍中国人。找个暂时不用担心敏感词的地方恭喜一下。
这几年诺贝尔的物理化学等硬坷奖项,越来越近地和中国人擦肩而过。这时候和平奖突然抢先一把,多年后大家能够揣着一堆奖平静回顾的时候,会觉得有意义。
再次祝贺。

UPDATE:
——————————-

# 诺贝尔奖华人得主:诺贝尔奖自1901年颁发至今,共有11位华人获奖,他们分别是李政道、杨振宁、丁肇中、李远哲、达赖喇嘛、朱棣文、崔琦、高行健、钱永健、高锟、刘晓波。其中达赖喇嘛、刘晓波为中国国籍,高行健为法籍华人,高锟拥有英美两国国籍,其余均为美籍华人。
# 杨振宁和李政道获奖时仍是中国国籍!不是美籍华人。
# 你知道上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坐牢人士是谁么?卡尔·冯·阿希厄茨基。那时他的国家谁在执政?希特勒。

黑衣人

(在 Google · 北京 坐班的)甲: hi.
乙: ?
6:27 PM
甲: 现在我看到一群黑衣人,人高马大,在我们的大厅砸场子。
我听到了大概是,要google删除一些信息之类的。
我在门口看到了一两,上面有警备牌子的私车。
乙: !!!!!!
甲: 保安说是网页快照什么的
乙: 拍照片!!!!!!
隐蔽的拍
当心手机被没收
是什么事件啊?
6:28 PM
甲: 估计就是一个由于网页快照涉及到某人的利益,然后代了一帮打手来,砸场
乙: 什么方面的利益啊?
6:29 PM
砸你们一楼那个大厅?
6:31 PM
甲: 没有长焦
手机要到好近
6:32 PM
是一楼.
乙: 大致拍拍就可以了
又不要把人物面部都拍清楚
甲: 问题是大致拍的都糊了
乙: 看得到黑衣人在砸就可以了嘛
你们报警了没有?
甲: 没有真的砸
6:33 PM
就是把打大的前台围住
乙: 哦
甲: 然后他们中间的一个leader刚在在和前台理论
现在坐在沙发上要说法,周围都是他的保安
情绪激动
6:34 PM
我们的前台mm啥都不懂
乙: 。。。
甲: 公关都下班了
6:35 PM
security 叔叔到我的办公室,向下偷窥
乙: 唉
甲: 我的办公室正好可以看到.
乙: 中国
甲: 黑社会亚
打什么黑
就是现在的事…
————————————–
Ed 19:00赶过去,啥都没有了。

江城子 · 大家学外语

江城子 · 废墟下的自述
by 王兆山,2008年6月6日,汶川地震后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共欢呼。

英文版(danwei.org

Natural disaster is inevitable, so why should I complain about my death? The president calls, the premier asks, the Party cares, the country is concerned, the voices go into the rubble. One-point-three billion people shed tears. I feel happy even as a ghost. Silver eagles and army vehicles came to rescue: soldiers, police officers – the great love! I am satisfied to die. I only wish I could have a TV set so I could watch the Olympic Games and cheer with others.

德文版(《南德意志报》:关于王兆山代表中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展现了中国最落后和最令人恶心的一面”)

Naturkatastrophen sind unvermeidlich
Wie könnte ich da über meinen Tod klagen
Der Parteivorsitzende ruft, der Ministerpräsident auch
Die Partei bemuttert, das Vaterland liebt mich
Ihre Rufe, Ton um Ton, dringen zu mir durch den Schutt
1,3 Milliarden Menschen weinen gemeinsam
Obschon nur noch ein Geist
So bin ich doch glücklich
Silberne Adler und Streitwagen retten kleine Kälbchen
Links der Onkel Soldat, rechts die Tante Polizistin
Die große Liebe der Nation erfahren habend
Bin ich selbst als Toter voller Zufriedenheit
Hätte ich doch nur einen Fernsehbildschirm vor meinem Grab
Um die Olympiade anzusehen und mit in den Jubel einzustimmen

前驻德国大使梅兆荣 @ 法兰克福书展:

我们来是为了相互的交流,不是来上民主课接受教训的,这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Wir kommen hier, um miteinander auszutauschen, nicht um in einem Demokratieunterricht belehren zu lassen. Diese Zeit ist schon vorbei!

Google 淫秽关键字的真相

全文转载。用浅显的话概括就是:《焦点访谈》曝光的那些淫秽关键字,之所以会联想出那些不健康内容,是因为之前的八天,央视自己在北京频繁搜索那些不健康关键字,把结果顶上去的。

~~~~~~~~~~~~~~~~~~~~~~~~~~~~~~~~~~~~~
6月18日央视《焦点访谈》
记者:通过谷歌中国能搜索出来的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非常的丰富,不仅有交友、视频、还有文字等等,而且搜索起来非常方便,它还提供了这么一种功能,你只要输入一个词,甚至是一个字它就能给你提供若干种选项,更为夸张的是,即使你输入的这个词并不暧昧,但是它却能给你引导到低俗的内容上,不信我们来看一下:输入一个儿子,它下面缺出现了这样的一些选项“儿子母亲不正当关系”等等十个选项,而且这十个选项可以说都将引导你进入到那些低俗的内容,这样的结果应该说我们谁都没有想到。
~~~~~~~~~~~~~~~~~~~~~~~~~~~~~~~~~~~~~
参考用“谷歌搜索低俗引导”

Google的搜索引导词是根据近期搜索频率来分的,也就是说,引导词里会出现最近一段时间内搜索的次数较多的组合。Google Trends上就能查到流量比较大的情况下的搜索频率走势。
而更为先进的Google Insights for Search(http://www.google.com/insights/search/)里则详细地记录下了2004年至今各搜索组合的次数涨落,并且还可细分网页搜索、图片搜索、新闻搜索,和按不同国家与地域、不同时间段来进行检索。
请看图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