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司机

拖了好几年,冒着各种被骂的风险,终于写了这一篇。

首先,本人旗帜鲜明地反对嘲讽女司机的行为,认为这种行为非常土鳖,非常歧视,并为自己几十年前无知时也偶尔做过的嘲讽行为表示忏悔。无论是嘲讽女司机的行为,还是「女司机不行」这件事本身(我不认识这是生物上的事实,但在某些文化区域,可能确实存在这种现象),都是长期性别权力不平等造成的后果。我认识很多乐于也擅于飙车的女性朋友,并且真心希望这样的妹子越多越好。

然而,我并不认可,很多人为女司机辩护的方式。他们并不是诉说「嘲讽是不对的」;而是试图证明「男司机更不行」。可能男司机确实更差劲,但是

  • 因为男司机更差,所以不应该嘲讽女司机。这并不是很恰当的思路。
  • 大多数关于「男司机更不行」的阐述,并没有说到点子上。

于是,总给人一种「为了反对而硬找理由」的感觉。


关于「男司机更不行」的阐述,大概有两种方式

  1. 列举统计数据,说明男司机的事故率高于女司机;
  2. 转发男司机肇事的报道和视频,像嘲讽女司机那样嘲讽男司机。

关于第一种方式,用交通局的官方统计数据,说明:

女司机造成的事故数量 < 男司机造成的事故数量

或者,更「科学」一点:

(女司机事故数量 ÷ 女司机数量) < (男司机事故数量 ÷ 男司机数量)

这个数据在绝大多数地区,应该都是正确的。然而,有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持有合法驾照的人数性别比例,并不等同于经常开车的人数性别比例,更不等同于总的驾驶时间的性别比例。有多少人拿了驾照但很少开车?这个数据很难准确统计出。但根据(不靠谱的)猜测,男性的人均实际开车时间,应该会更高一些。如果比较

(女司机事故数量 ÷ 女司机总驾驶时长) vs (男司机事故数量 ÷ 男司机总驾驶时长)

那么结果很可能会不一样。

关于第二种方式,转发男司机的事故视频。——其实我很爱看的,任何愚蠢导致的事故,不论性别,我都很爱看的。尤其是现在的新闻报道,确实在性别上有严重歧视:报道经常说,出事的是「一名女司机」,而对于男司机发生的事故,则只是说「一名司机」。大家多 po 一些男司机的事故,指明是「男司机」并加以嘲讽,确实是很公平的事。

问题在于,这些用来嘲讽男司机的事故案例,和嘲讽女司机时的例子,并不是同样的类型。

转发的男司机事故,大多是超速、酒驾、疲劳、玩手机……而造成的惨痛事故。这些司机本来有能力把车开好(——技术上「有能力」;当然了,安全驾驶才叫做真的「有能力」啊),却各种无视规则而作死,最终对社会和他人造成危险。

而嘲讽女司机的视频,更偏向于:在路边很久停不进车位、撞翻停车场的收费杆、前进后退分不清撞进路边店里……她们在那一刻是清醒的,没有任何触犯交规的意图,努力要把车开好,却最终失败。

无疑前者才是真的更危险,也是各种事故的绝对主要原因。然而,惯例上对女性司机的嘲讽,并不是指她们无视规则而造成危险,而是她们操纵机械时努力却显得笨拙。所以,人们列举出来的,男司机危险驾驶的事故,并不能够很好地反驳那些对女司机的嘲笑。


难道不是违规作死才更危险,更应该被谴责吗?

是的,没问题。这句话你指着任何一个男的鼻子质问,他都无法反驳。然而,这更像是一种政治正确意义上的认同,而不一定是每个人都必须放在心中最高优先级的行事准则。人可能因为侥幸心理而违规;可能因为挑战规则而获得心理以及群体中的荣耀;甚至,从人类学意义上讲,人类有没有一个普世准则?人是否应该以维护自己、他人、全人类……的生命为最高目标?都不一定啊。

虽然我并不会做出酒驾超速之类的愚蠢行为,但必须承认,我在日常生活中,会主动警省自己,不应该让「惜命」过于影响自己的行为选择。所以,当女权主义者指责男司机更危险时,我第一时间意识到,大家戳的点,好像并不一致。我开始有意识地,开车时观察周围的车辆。一些车本身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则,却因为种种「笨拙」行为:绿灯后启动不及时、变线时不果断、驾驶速度过慢……总之,影响了我预想中,大家都「正常」驾驶时的那种流畅度。这样的车主,确实明显超过半数是女性。(——我知道这种观察存在主观误差:抱着偏见去观察时,那些女性车主因为符合了观察者的性别期望,从而印象更深。我努力地让自己不受这种误差影响。)当然了,那些变道过于频繁撒欢,超速甚至从逆行道超车,一看就是作死的,几乎100%是男性。


然而,女性真的操纵机械更笨拙么?

当然不。这一点我绝对不同意。哪怕男女有什么生理上的差别,也完全不至于在开车这种破事儿上显现出来。如果在某些地域,能够统计出,女性确实普遍开车更笨,那也是长期文化上的性别压迫所导致:更少的练习机会、文化语境下的不自信、把不擅机械的刻板印象扭曲为自我认同……

那些嘲笑女司机的习俗,和相关的视频,往往来自于性别权利较差的地区:东亚、南亚、中亚、西亚……而在发达国家,虽然可能同样存在,女司机相对更笨,男司机更彪(我前面说的个人驾驶印象,就是在发达国家得出的),但这种歧视要少很多。也许确实和人数比例有关,这边开车很飒的女性大有人在。然而,女性通过表现得很 man,来获得平等和尊重,这仍然是一种性别压迫。

  • 人类应该更崇尚稳定和安全,还是更崇尚那种无所谓冒险的「男性气质 masculinity」?
  • 或者说,为什么要把冒险定义成「男性」气质?
  • 人们在嘲笑女司机笨拙时,是否在用「男性气质」来压迫女性?当然是。

这些都是未必有结论,但值得深入思考的。我写这些,也是希望大家能跳出那些,为女司机辩护时,过于粗糙的逻辑,多想一些。

记梦录 2012-10-3

晚上在空地的party,有点醉了。突然两个人蒙面端着枪冲过来四处开火,大家逃散,我也往车上跑,但随即发现只是在开玩笑,我也想开玩笑,于是做出当真受惊的样子,发动汽车冲向他们,逼到墙边,但我意识到自己现在醉醺醺的状态,并不能准确地控制汽车及时停下,于是很紧张,但最后还是莫名其妙地有惊无险而且是极漂亮的180度漂移甩尾,大家,包括那两个家伙,都过来庆祝。
似乎前几天睡帐篷时,有一个很好玩的梦,没记下来,已经忘干净了。

记梦录 2012-8-22

今天睡的暖和了些。梦里大家在一幢大房子里,旅馆或城堡,大杂院的氛围。一个巫女混入了房子,正方记不清是什么人,双方几次交手。最后巫女在新年party出手,每个人掰开各自许愿饼干的时候,也同时掰开了巫女藏在其中的卷轴,这样大家真心说的每一句话,祝福或诅咒,都可能被巫女操控,变成真实。功力深厚的人,说的话可以不受操控,但主要战力:哪吒、杨戬、黄天化……他们都有亲人在房子里,亲人们偶尔的咒骂成为来自血脉的攻击力量,于是他们废掉了。最后大家都被赶出城堡,一个小女孩望着门外的枯树哭着说,所有人都会死的。大家意识到这句话也会被操控。危急时刻,有人意识到巫女的每一次操作,都要在房子里空出一个房间,把说话人的思维投影出来,判断说话人是否真的真心。于是大家散布在房子周围,用介于真假之间的某种情绪去演戏,城堡的每个房间都成为个人世界的舞台。巫女的CPU资源在这么多的进程中被耗尽,她迷醉在这些世界中,慵懒地坐在台阶上,看着身边的各种戏。但是大家也都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只好不停地演。不停地演直到我醒来……
今天又被警车拦下,收了张安全带罚单。因为警方没有确切证据,我把罚单提交到法庭,等着开庭。

澳大利亚的摩托驾照

终于拿到了最终版的澳洲摩托驾照。
大概是2010年10月的时候,lola们在上海讨论团购摩托车驾校的事情(似乎到现在还没动静~~)。在国内已经被扣了三辆破摩托的我,盘算着自己终归在全球范围内需要一份合法的摩托驾照,就在澳洲这边先行动起来了。历经16.5个月(最短需要15个月),花费496澳元。
发一下攻略。
澳大利亚的摩托驾照,和汽车一样,分为 Learner – P1 – P2 – Full Licence 四个过程。全部信息每个州的交管局官网上可以查到(如NSW州的RTA),虽然觉得界面也不是很友好。。。

在拿Learner和P1驾照前,都有强制的学习班要上。Learner要两个半天、P1要一整天,基本都要占用工作时间——似乎也有周末时段可以预约,但很难,至少我那几天都没碰到。且收费——占全部开销的2/3以上。。。相比之下学汽车(在保证你会开的前提下)也只需要找有驾照的熟人给你签LogBook,然后直接去考试就可以了,不用强制花教练或学习班的钱。所以学摩托还是很坑爹的。。。我当时在Wollongong附近,上课和考试都是在Unanderra的Wheel-Skills(也是在Motor Registry的院子内,但这种课程一般都外包给培训公司或Club了)。据说如果住在某些偏僻地区,附近没有训练场的,可以不用上学习班。具体怎么操作我不大清楚,Sydney附近的还是不要想了。
1、上Learner学习班。在网上或附近的Motor Registry预约训练场。两个半天,$78(和官网标的价格略有出入,以下写的都是自己的实际花费)。
训练场的车基本都是川崎的250cc,有的mm扛不动,也有轻便的踏板摩托车——最终拿到的驾照似乎没区别,不知道男生能不能提出用这种学。。。这个,哪怕是问一问都会被bs的吧。。。
学习班是从零基础学起。一开始都是两人一组熄着火推车练习平衡。虽然我怀疑如果碰上笨的,这两个半天能不能学会;但和我一批学的应该之前也都摸过车,所以这些简单的步骤很快跳过,到后面各种换着花样绕圈打发时间。
2、学习班结束后,去Motor Registry的电脑上考交规,$38。和汽车考交规一样,只是其中几道题目和摩托车相关而已。考不过可以过两个星期交钱再考。。。
3、考过交规后,当场在Registry领取Learner驾照,$21。这个时候就可以开车上路了。汽车的Learner驾照,开车时旁边还必须有Full Licence的人陪同;摩托车旁边又没法坐人。。。所以,除了一些速度限制以及不能喝酒外,其实就是可以和正常驾照一样上路随便开啦~~
4、拿到Learner驾照后的3个月后(最长12个月内),为了换P1驾照,要上学习班以及通过考试。需要一整天时间,$164。学习班和考试是连在一起的。考试内容是在场地内沿着各种轨迹开来开去、调头、在一定距离内完成刹车。(完全搞不懂为什么Learner不需要通过这些考试就能独自上路)。学习班的大半时间就是用来介绍然后练习这些考试项目;中间几个小时,大家跟着教练排成队上街兜风~~;回到训练场再练习一下就进行考试。考不过的话,下次只缴纳考试的费用($48)过来再考。
最坑爹的是:Learner学习班的摩托车是免费提供的;而P1学习班和考试,则需要自备摩托,或者租训练场的车(其实还是那些车)。租车费——$150!(理论上头盔手套还要另外算钱,但被租车师傅抹掉了。)当时本来打算问周围借一辆,或者索性路上拦下一辆来,谈个几十块的价格租用一天。但当时在Wollongong认识的骑摩托的极少。问到的(以及拦到的几个),骑的都是1000cc以上的;而拿到Full Licence之前骑的车不能超过660cc(顺便吐槽国内理论上能卖以及能上路的车不能超过150cc。。。),于是只好花钱租。。。
5、考试通过后的第二天(当天应该来不及录入资料),就可以去Registry换P1驾照,$22。其实如果单独拿P1/P2驾照,需要$50/$78;但我已经有了汽车的Full Licence,而所有不同车型的驾照是印在一张卡上的,注册费也只算一份,所以收的只是20多块的换卡工本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零头都不一样 $21、$22、$23……)。

然后偶拿着P1驾照回西藏第一次半合法滴(貌似澳洲驾照在中国理论上也要去交管局换了才能用)了9000多公里~~

6、拿到P1的12个月后(18个月内),可以换P2驾照。但是,如果已经有了汽车的Full Licence且年满25岁,就可以跳过24-30个月的P2过程,直接换成摩托的Full Licence。$23。拿到P1之后,无论是否拿P2,直到Full都不需要再进行考试。

新驾照已经扫描了,但看了看觉得需要马赛克的面积太大,算了还是不上图了。大家自己去 ~

———————-
顺便说几点和汽车驾照有关的。也是 Learner – P1 – P2 – Full 的过程,但没有强制学习班,25岁以下要找有Full Licence的人签满120小时的练习时间,在P1、P2、Full之前,都要通过不同的考试(整个摩托驾照过程中完全没有上路考,why?)。拿到Full需要至少4年。
在学生期间,以及非学生入境半年内,是可以拿着海外驾照翻译件在澳洲直接开车的。如果有海外驾照超过3年,只需要在澳洲通过交规以及Full之前的上路考(DQT),就可以直接拿澳洲的Full Licence(好像摩托也是这样)。但如果上路考没过,你的海外驾照就不能再用了——会当场给你办一张Learner,以后你就要和这边的Learner一样,开车时需要旁边有Full的人陪同了(通常你拿着海外驾照给交警看,他也不会查你的入境时间以及是否在这边考过;但至少你下次不能再一个人把车开过来路考了……),直到你什么时候通过路考,再直接换成Full。
手动/自动档的问题。你在这边用自动档从头学,当然只能拿自动档驾照;国内的自动档驾照当然也只能换澳洲的自动挡。但如果是国内的手动档驾照来换这边驾照,各个州规矩不一样。譬如QLD那边,如果你去路考的时候用的自动档,那么给你换的驾照也只能开自动档;而在NSW,无论你考试时用的手动还是自动,都会把你的手动档驾照换成澳洲手动档驾照。
澳洲的驾照注册费:1年-$50、3年-$118、5年-$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