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vivalism

尽管讨厌标签但我不介意被称为生存主义者。如果最终在某处定居有房有钱无聊的话,我显然会在车库里搞些战略储备,什么EDC、PSK、FAK、发电机组、枪支弹药……也肯定会像传说中的某商人那样在六四前采购一车大米。这样无论后天还是后年,面对世界末日时我就能趋利避害逢凶化吉。其实,这些都只是为了预备不测,理性上是希望这样的不测永...

第四象限

二分法是如此地存在,乃至每一个受着现实羁绊的人譬如我和我和我,都会变成现实主义或者批判现实主义,只有那些能彻底无视这些的人,才有可能发展成浪漫主义。海外生活的意义大抵在于此。嗯每一次看到那种飘渺的华丽文字时我都会自惭形秽。然后深挖其原因,从星座论到出身论。 所谓发散思维,哪怕是局部IQ超过200的发散思维,是这么一回事...

Into the Wild

★★★★☆,本文含剧透。 退烧时终于看完了著名的《Into the Wild》。扔在硬盘里2年多,当初直接把进度拖到最后,看主人公垂死时写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然后想这种末了回归主旋律的情节好无聊,后来也就一直没兴致去看。但心中不免困惑:这种甘愿远离尘世在野外结束生命的人,最后...

红拂夜奔 – 4

到Tamworth的时候是傍晚,就像我预料中的那样,完全没什么能让我感受到期待中澳洲乡村音乐之都的氛围。当然我对澳洲乡村音乐不了解,不好断然地对这一点表态。开车逛了两家pub,没觉得和摘葡萄小镇上的pub(好吧,或许那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乡村音乐)以及其它地方有什么不同。第二天终于在10km外的路边看到传说中的标志性建筑...

Raistlin

我的双眼可以看见时光的流逝,目睹一切有生之物的死亡。在我的眼中,人类的肌肤干缩衰老,灵性磨至庸碌,智慧屈于世故,岩石粉碎成灰。只有各种萝莉才带给我瞬间粉嫩粉嫩的欢乐;即使是如此,她们的行事在我眼中,每一次细胞的开谢,都能看出是流去师奶的方向。 “不!不要变成师奶!!”我跪在她的面前,声嘶力竭地喊着,泪眼滂沱。

红拂夜奔 – 3

抬头望望月亮想起前一晚说过的话。一个环境结束将到另一个环境的过程是的连我也觉得惶恐的。只是独自在床上哭或者因为惶恐而放弃也太不fivestone了,于是用不靠谱裹一下。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见过谁因为惶恐而打退堂鼓,大家都很赞,决定了事到临头难受一下也就过去了。只是这样的感觉潜意识里似乎会影响到下一次的选择。记忆中的难受...

红拂夜奔 – 1, 2

在不同时期读书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刚上大学时读王二只是觉得很赞,脑子里偶尔影射些幻想中以后办公室的无聊生活。多少年后当你把情节忘光了再读,能从中读出卡夫卡、卡尔维诺、乃至GFW的时候,你就觉得这个相当赞,读着读着突然用nook拍桌大笑起来。可以从中感到更多的乐趣。但这个时候你可能会把原来打五颗星的书只给四颗星,因为没什么...

公共关系学

关于blog的误区之一是其实你不能通过偷窥某人的blog得知他的全部生存状态。绝大多数文章只是在大段日子中提取一小片甚至一个点来写的。提取标准包括在大段无聊日子中选出这个点是不是显得自己有品位、楼主的自我八卦欲望、有些事只希望让小强见到不希望小怜见到、同时期文章密度不要显得过于话痨或者长草、以及坐在办公桌前或者滚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