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去扫墓。

姥爷死后我还是第一次去扫墓。姥爷死的时候我正忙着考初中,没让去参加葬礼。后来小,忙着功课也就没再去了。后来想去的时候也就没时间再去了。十几年。去年清明时我终于在附近终于有时间去扫墓了,事先和家人约好,等到周末回家,却被告知他们因为怕周末人多且有人开车送,前几天已经去过了,不禁对老妈气苦:您孩子也算是荒野边陲随性来去自由的人了,想去趟市郊就这么被你们这么多年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放鸽子?

嗯,按照我的方式,早就随便找个什么时候自己过去看一趟了。可我甚至一直不知道在哪里,而且好像领骨灰盒时还需要某种凭证之类的,平日里为这个正式把亲戚们折腾一趟好像也不靠谱。其实家里在照顾老人方面一直做的很好,亲戚间也常来往;唯独在扫墓方面很怪异:子女们到时随便有一两个去就行了,有谁没谁都是无所谓的事。偏偏还经常在我耳边唠叨:这么多年了也没去看看你姥爷。。。无语。

扫完墓,兴致勃勃地问爹:爷爷奶奶的墓怎么不去扫?
哦,去年那块地被某生产队种苹果园了。。。

————————————–
我在家乡之外没有任何亲属关系。不像你们,念书时游玩时甚至出国时当地都有人罩着。虽然大家都无所谓这些,但看你们在上海在酒泉在唐山在纽约在堪培拉纷纷拉出堂叔表姨之类的充一下地头蛇,然后忽然发现在圈子里我这样的反而是异类了,个么发现这一点本身也算是件有趣的事情。

非cn第三季 之 PR恢复

前段时间 blog 从 fivestone.cn 搬家到 fivestone.info 的时候,曾考虑过原来的PageRank(=4)如何迁移的问题。

2.19,Day 0
正式搬家到blog.fivestone.info,告别cn生涯。原来.cn下的各项子域名,全部301定向到相应的.info。在PageRankAlert.com订阅了两个域名和一些子域名的PR更新,然后听天由命。
PR:fivestone.cn / blog.fivestone.cn = 4,fivestone.info / blog.fivestone.info 没PR

3.1,Day 10
↓ PR 0 fivestone.cn / blog.fivestone.cn
晴天霹雳。后来说服自己,浮云,浮云诶~~~

3.6,Day 15
↓ NO PR blog.fivestone.cn / blog.fivestone.info
↑ PR 2 fivestone.cn
↑ PR 3 photo.fivestone.cn / photo.fivestone.info
茫然。。那个photo的页面还没正式去整理,原来PR是多少我完全没印象的

3.19,Day 28
↑ PR 0 blog.fivestone.cn / blog.fivestone.info,….没PR和PR=0,有什么区别?
↓ PR 0 fivestone.cn
↓ NO PR photo.fivestone.cn / photo.fivestone.info,已经无视了

4.2,Day 42
↑ PR 4 blog.fivestone.cn / blog.fivestone.info
↑ PR 4 fivestone.cn / fivestone.info

。。。已经可以算是PR成功迁移了么?。。。个么301定向还是正解的,只是那篇技术文档之前没说明其过程是如此的波澜。

————————————–
好吧貌似这次的PageRank调整,大家都很纠结。据说和菜头因为买链接,PR被罚的只剩下3。pasa建了42天的blog,PR也是1了,貌似只在我这儿才有一个友情链接。pala多年努力由1变成2。而Ed也是2月20日新建的域名,然后一直是wordpress刚安装后的样子,直到3月19日才帮他把ycool的文章迁移过来,貌似只在我的一篇文章里有link,连友情链接都没有,如今PR已经是3了。

fivestone · 除了技术帖没心思写东西

我一直怀疑西直门的设计是故意的

为配合地铁4号线西直门站的改造,确保施工期间乘客的出行安全和施工安全,从3月24日(周二)开始,经由2号线西直门站A口、B口出站和换乘路径将进行相应调整(具体进出站路径见示意图),其他进出站路径不变,请各位乘客按照站内导向标志及工作人员的引导进出车站和换乘。地铁公司为由此给您出行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地宣)

话说 西北方是纯阳位,属乾卦,属金,有天命流动之说。
(当年共军从西直门和永定门两路入城,不是没理由的;火烧圆明园也有火克金破相一说)

而北京的位置为西北角近山怯水,引气流逸之相,所以如何抑制气运西流一直是帝都建设者们头疼的老问题。
城外近到索家坟远到中官坟,前朝都是有名的大坟场,为的就是以阴宅之体遏抑龙气西逃。
后来詹公修京包铁路,也有过引气外逸的辩驳。
解放后天朝在城北搞建设,阴宅全都平掉(尤其是中官坟成了中关村,这个专门埋太监,作用更不一般),争议很大。
后来解决的办法之一是建了北展,以及沿用原来的印钞造币总厂,以极禄之相镇压气运。
但后果就是金金相伴成燥阳之势。所以西直门一带的写字楼运势都不是很好,
貌似天朝唯一一个毙掉的局长就在西直门中仪大厦。

于是还回到原来的解决思路,即西北方阴气团的问题。
其实前朝几百年的阴宅酝酿,西北方阴气已然成势,勉强够用了,却只是死气一团团,调不起来。我猜西直门立交桥和换乘站的修建,可能有这方面的构思:故意把路修的让人不爽。桥上地下,每年几千万级别的人次走过,每个人都带着怨念,无数怨念累积起来,且绕着中心自行流转,慢慢地形成强劲的气螺旋,从而吸附周围流散的阴气资源,以达到阴阳相和,镇留气运的作用。

另一种说法是西直门地铁下面埋着什么魔器/秘密武器,需要生灵怨气每日滋养。。。

女人和男人的幻想

午夜巴塞罗那 Vicky Cristina Barcelona,★★★☆☆

这显然会是很多女人认为的08年最好的片子。好吧我承认我对开着飞机把妹还是很眼热的,并且不时说服自己以现在的基础追求这些其过程太容易迷失了,之所以这样煞风景的想法是因为HP的笔记本屏幕太TMD镜面了,看片时我总能注意到帅哥美女后面自己的影子。

3P那段明明是男人的daydream,但我仍然觉得是拍给女人看的。Scarlett站在Penélope旁边,就像是装酷的小青苹果。后者越来越女神了。我不清楚她们最终的选择,是受年纪、品味、个性、环境哪一样更多影响。有的一时迷恋,有的继续寻找,有的甘愿纠缠。这种n个女人一台戏让我无数次错以为是在看阿莫多瓦,直到Vicky被枪伤到说passing说不是我的生活,片中被华丽弄得已经很恍惚的Woody风格瞬间尽现。

好了换个话题,看男人是怎样yy的。

战争画师》,★★★★☆

最初读到奥薇朵,很自然地会想起Gerda Taro:她在西班牙死去的时候,如果Capa当时在她身边,会不会最终也拍下她死去的样子?在暗房里看着她趴在地上的身影在显影槽中慢慢显像?但后来却渐渐读出构造法的痕迹,看作者,这个也是西班牙的男前战地摄影师,如何在文字中勾勒出自己的女神。

奥薇朵,ppmm。丫们在博物馆相遇,城市中各自穿行,又遇到,谈论喜欢的作品。她家庭富裕(外婆认识杜尚和布列松),举止完美(强大的女摄影师的亲和力),没有责任也没有复杂的情结,厌倦了做模特的生活。他们在一起,从威尼斯到科威特做爱,互相吸吮,白色运动鞋让公路上被迫击炮打碎的砾石沙沙作响。她在民兵堆里组装AK47,学习他在战场上前进的样子,曲身停下,像个接近猎物的狩猎人谨慎地环顾四周,向他露出会心的微笑,表情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出了神,鼻翼扩张。

我YY过自己做这一行的场景,代入这种角色后,身边有个那样的女人让我心醉。她让我脱离自己的冷漠。她完美,乃至其实她不属于这里,至少不会像他一样地属于。她借他的战场让双眼脱离那一切,熟练后开始批判他观察的方式,她寻求的是和他不同的感受,战场上她只拍景物,几乎从不拍人像。她不属于他。恍惚中我看着她踩上地雷,和自己的灵魂一起死去。

我不知道书里有多少东西是写给作者自己的。那些迷惘的日子我想过要个女王,带自己走上未知的路;后来仍然未知却只想找人若即若离地一起走过;或许再后来有一天还会去把小妹….Olvido的意思是遗忘,对主人公是相遇,对作者则是创造,空寂中精神上抽出的夏娃。

关于那些战争人性的描写,我懒得再去援引Sontag了。看有本书在提出自己想过的问题,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即使书里最后也没有结论,似乎用爱情和辞藻遮蔽了。战地摄影师用什么样的态度,支持自己在战场上的工作?Capa、Nachtwey…..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书里似乎用爱情遮住了这一点,又用死亡遮住了爱情和离开。

您的照片并没有表达出太多痛苦。我的意思是,您的照片反映别人的痛苦,但我却看不到痛苦本身的痕迹……对于您看到的事,何时才不再让您觉得痛苦?

vs

“有人性”这字眼会毁了一个摄影师,会让他陷入自我意识,他就不能再透过镜头看见外面的世界了。因为,最后他拍的都是他自己的内心世界。

看矛盾的思考也是有趣的事。

抢ID的故事

看pala写ID的故事:“最理想的情况是你所有的网络名字, 如各网站用户名, 网址, 邮箱等全部统一成一个ID. 似乎目前就见过fivestone一个”。

数一数确实不少了:google、twitter、friendfeed、光华、水木、digg、youtube、flickr、 delicious、myopenid、豆瓣、IMDB、godaddy、msspace、歪酷、搜狐、blogbus、blogspot、 bloglines、blogcn、wordpress、wiki、rememberthemilk、bet365、卓越当当叽歪饭否做啥和讯牛博……

要统一其实不难,起一个足够生僻的词做ID即可。当然大家最初上网注册第一个ID的时候,不会有这样的觉悟。就像Ed同学前几天blog搬家,用惯了Ed以及helloworld这种大众词汇的人,选择域名时郁闷无比。当然我也没有这个觉悟。开始用fivestone,是在日月光华BBS,距今已10年有余。后来用惯了也就渐渐在别处也这样注册。

其实我用这个词是有涵义的,知道的人不多,所以每次出诸如“好友知我多少”之类的测试题,总免不了问一下fivestone是什么意思。答案以前在blog发过了,自己去查。

因为fivestone也有五子棋的义项,所以国内还是有几个人在和我抢,好像在西安或是上海,不过他们抢去的基本都是些新浪百度天涯之类的我完全不在意的网站。国外也有人在抢,fivestone.com是个图案设计公司,.net是个乐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也在抢,尤其是一些blog引擎,搜狐、blogbus、MSN space之类的,自己肯定不会用的,却也去顺手把fivestone注掉,或者放个通往blog的链接在上面。

算下来我没有抢到且平常要用的网站,只有:ebay、skype、淘宝。

因为以前用的域名是fivestone.cn,所以一些没抢到fivestone的网站,往往把账号注册成fivestone_cn之类的。但如今.cn已经换成.info了,看着有点不爽。

———————
开玩笑说以后给孩子取名字要考虑到域名还在不在。。。不过貌似两个字拼音的域名,都已经被人抢占了等着转卖的说。

———————
网上认识的人,现实生活中熟了,彼此也一律用ID称呼,于是渐渐被派生出其它简化版,fs、50。。。但是和老外接触的时候,被对方称呼 fivestone,感觉怪异无比。所以考虑可能还是要渐渐把真名提到前台来。不过暂时到没有取英文名的打算。一直认为只有那些名字对老外而言难以发音的人,才有起英文名便于称呼的必要。我的名字应该不属于此列。

另外我总隐约记得“我的真名@gmail”是被我注册过了,却完全试不出密码。找回密码时的提示问题也不记得了。

日夜沉默 – 2

城楼里想过什么又记不得了。第一天的山路不是很累,天黑了没事情做,十几个小时的时间,睡不着。和以往对着电脑只睡4~5个小时相比,也是种久违的不一样的生活。

幸好还不时有信号。睡袋里用手机看别人刚更新的blog,似乎有读后感,要回来后找时间找环境微醺着做sentimental状才能写出。

回来后却也没有了写东西的心情。咖啡馆里莫名其妙地浪费时间。即使辞职了,仍然被一些东西拖着一些东西催着,不能真正闲定下来。又是那样子,心中的一些xx放不下,于是守着一堆todo list,懒散地不愿去做事情。

看某人某人和某人又在以天为单位地一篇篇写游记。。。也有人号称日夜沉默却还在聒噪。我不是bs的意思。twitter用久了,很多以往写进blog的大段文字,觉得也不过是可以缩到140字的内容;又有些东西,twitter了一句,却总惦念着要把它展开,乃至放入writing list。这或许和女人煮饭收拾房间一样,是不想做事时能做的事之一。也可以说写字本身是一种过程,享受情绪在其中盘旋的样子。却又苛刻地说自己现在不该要这样的享受。

什么时候才能去享受让感情淋漓酣畅呢?

[通告] 俺不是cn了

嗯,因为上次牛博被封之后,对国内.cn域名的怨念,最近终于有时间,把blog地址

从  blog.fivestone.cn 迁移到  blog.fivestone.info

从此告别cn生涯~~~

  • 原来.cn的链接仍然能正常使用,会被自动跳转到.info下的相应页面。但希望大家能在友情链接里把.cn改成.info,有助于.info新网站PageRank的过渡。
  • RSS 订阅地址也改为 feed.fivestone.info ,原来feed.fivestone.cn的地址仍然能正常使用,这个大家不用专门去改。
  • 因为RSS里每篇文章的链接也从.cn变成了.info,在订阅网站里可能会把以前的文章当作新文章,重复出现。
  • 其它.cn下的子站(如photo)也将渐渐迁移到.info,最终做到两个域名完全同步。

顺便连虚拟空间也一起换了。买了 IX Web Hosting 的 Expert Plan,告别了寄人篱下的日子(谢谢 Banny)。大家有要合伙挂域名放主页的,和我联系。

The Reader

The Reader,生死朗读,★★★★☆

前面的那些相遇和爱,看到20多分钟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去看剧透。我知道自己看的不是文艺片,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不是只说这些的。于是我看了剧透。于是再后面的那些阅读、出游和爱,看起来和前面的感觉不一样了,只是静静地看情节继续,等着我知道的Hanna最终会离开。

————————————–

我从中选出审判阿道夫· 艾希曼的书。艾希曼这个名字作为战犯倒是依稀记得,但并无特别兴趣,只不过这本书正巧碰上自己的目光便随手拿出而已。于是我得以知道这个戴金边眼镜头发稀疏的党卫队中校是一个多么出色的事务处理专家。战争爆发后不久,他便接受了纳粹头目交给的最终处理——总之就是大量杀戮——犹太人的课题。他开始研究具体实施的办法,制定计划,而行为是否正确的疑问几乎没出现在他的意识中。他脑袋里有的只是短时间内以低成本能处理多少犹太人。依他的计算,在欧洲地区处理的犹太人总数为1100万。

准备多少节货车厢?每节可装多少犹太人?其中有百分之几在运输途中自然丧命?如何能以最少的人数完成此项作业?尸体如何处理最省钱——烧?埋?熔化?他伏案计算不止。计划付诸实施,效果基本同其计算相符。战争结束前约有600万(超过目标一半)犹太人被他的计划处理掉了。然而他从未产生罪恶感。在特拉维夫法庭的带防弹玻璃的被告席上,艾希曼显出困惑的样子:自己何以受到如此大规模的审判?何以如此受全世界关注?自己不过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对所交给的课题提出最合适的方案罢了,这同世界上所有有良心的官僚干的岂不是完全相同?为什么惟独自己受这样的责难?

村上春树 · 《海边的卡夫卡》

忠诚与服从由来是公民尤其是军人的天职,罪恶隐藏在什么地方呢?鲍曼提到米格拉姆的关于“责任转移”的实验,它表明:一旦经过行动者的同意而将责任转移到 上级命令的权力之中,行动者就被投入了一种“代理状态”,即把自己看作是给别人执行意愿的状况。代理状态与自主状态是相反的,实质上是逃避个人良知的责 问。这样一种连续的、普遍的责任转移,结果造成一种“自由漂流的责任”,造成一种情境,在这一情境之中,组织的每个成员都相信他是受人操纵的。所以,鲍曼说:“组织在整体上是一个湮没责任的工具。协调行动之间的因果链条被掩¥°起来,而被掩饰的事实恰好就是这些行动产生效力的最有力的因。”由于纳粹大屠杀的 参与者都相信责任在别人那里,在上级那里,或者简直就是命令本身,集体执行残酷的行为便变得更容易了。

鲍曼 · 《现代性与大屠杀》

但这只是基于本质的人性讨论。具体到无心“责任转移”的个体,罪恶的程度只是相对。

————————————–

其实今天应该读凡尔纳的。

Good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