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袋鼠肉你们要知道的

袋鼠肉可以吃。

澳大利亚似乎是唯一一个,放到国徽上的动物(袋鼠和鸸鶓)都可以吃的国家。

袋鼠肉历来就是澳洲土著的主食。1980 年,在南澳,最早被允许人类合法食用;在新州、维州、昆州,最初只允许做宠物食品,到 1993 年才允许人类食用。早在 1950s 就出口到欧美。

澳洲最大的超市就有卖袋鼠肉,我见到的最便宜的肉馅 $8/kg,还有肉排、香肠……

个人感觉肉质的粗糙程度,介于牛肉和马肉之间,但味道有点冲,我不会常吃(也不比其它肉便宜)。一些澳洲餐馆也做袋鼠肉的菜,还有袋鼠肉汉堡之类的,肉里加过香料后,也吃不出什么特别了。

袋鼠肉很健康的,脂肪含量小于2%,多种有益的氨基酸。

我确实见过有澳洲白人日常吃袋鼠肉,用袋鼠肉馅炒熟拌pasta酱料做意粉;

我第一次从澳洲回大陆带的手信,就是几包各种袋鼠肉馅和肉排,当晚和小伙伴们用中餐模式炒熟吃了。

并没有关于袋鼠的畜牧业,所有袋鼠肉的来源都是野生袋鼠。

但这不意味着日常杀袋鼠合法,杀袋鼠取肉要在指定的区域里,需要专门的许可证和肉质检测;

有足够的袋鼠可以杀。一般按政府计算,澳洲每年袋鼠总数的 15 – 20% 是可以杀掉的,实际上市场对袋鼠肉的需求远小于这个量。一定区域内,袋鼠繁殖超过一定数量后,也要杀掉保持物种平衡,所以很多只是杀了抛尸。

除了雪梨墨尔本城区实在太大外,其它城市袋鼠在CBD蹦躂,是很常见的事。——啊,这一条和袋鼠肉无关,跑题了,好吧曾经有袋鼠头上插着一支箭逃到 Canberra 市中心,引起轩然大波。

保险公司的车辆理赔数据统计,Canberra 是因为车子撞袋鼠而理赔比例最高的地区;在澳洲车子撞动物的比例:Kangaroo 84%、Wallaby 5%、Wombat 2%、Deer 2%、bird 1%。

最后,最重要的,逗猫秘笈:猫超喜欢吃袋鼠肉!我发现这一点后安利过无数只猫,爱吃率100%,有朋友拿着我送的肉馅回家孝敬猫,猫吃疯了,不停地吃,吃不下跑到一边吐出来,回来继续吃……

保温杯

有些东西不亲手摸一下,是无法触发反向思维的。

前些天路过商店,看某个功能和样子都不错的保温杯打折,就顺手买了一个。这似乎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买保温杯,当时脑子里冒出一堆之前网络上「保温杯 = 中年人」的梗。当然我不会因为这样的梗而刻意去买或不买;但我承认买的时候,是有几分微妙的感觉的。不过我日常也不喝热水;只是偶尔几次泡茶,总是想不起来喝,把茶放凉,当然凉茶也可以喝,但终归和热的不是一个口味。所以买个保温杯,试试能不能改良一下喝水模式。


然而拿着保温杯走到厨房的一瞬间,我就知道它应该怎么用了!把冰箱里的冰镇可乐灌一壶到保温杯里,放在床头,然后床头就永远会有冰可乐喝!再也不用在喝常温饮料和反复下床去开冰箱之间犹豫了!这绝对是改善生活的神器啊!!我以前一直误解中年人了!!

兴奋地跑到 twitter 上炫耀,然后发现很多人有相同的体验:带着保温杯里的冰威士忌去混酒吧、去海边、去看球去听演唱会。这些人家里本来就有保温杯吧?用保温杯不仅给热水保温,也能给冰水保温。这在我的知识范围内,是非常容易就能想到的事。——事实上我也确实第一时间就自发想到了。然而在我实际买到/摸到保温杯之前,却一直在床头忍受着饮料逐渐变成常温,从来没想到过。


也有一些 diss 的回复。譬如鄙视我没有床头小冰箱的……我有过啊,但你们真的不觉得 床头冰箱 = 电暖器 + 噪音 吗?

有人说不锈钢保温杯不能装碳酸饮料、茶、果汁……因为会腐蚀。这也太瞧不起不锈钢了。食用不锈钢合金禁止使用铅、镉、砷等对人体有害的元素,而其它微量元素的抗腐蚀标准,也是在用醋酸高温泡煮的那种恶劣环境下,检测各种元素的腐蚀析出程度。——比碳酸饮料的腐蚀环境要严苛很多。

也有人建议说保温杯不能放碳酸饮料,碳酸气体释放会导致内部压力增加从而瓶体爆炸,或者瓶盖崩伤眼睛。这确实是个问题,似乎玻璃内胆的保温杯更危险一些,而膳魔师之类带吸管的小清新瓶盖,感觉也确实一点点内部压力就会崩开。但我买的是钢瓶螺口,目测结实程度,至少比塑料可乐瓶要强一些吧。现实中保温杯爆炸造成伤亡的事故,都并不是因为碳酸饮料,而是把黄豆真菌之类会发酵生成气体的物质,忘在杯里很久,保温杯变成了发酵罐,才压力破表的。

Avanti Fluid Insulated Bottle 750ml – $16

查不到保温杯的抗压标准(厂商应该是不允许在受压场合使用的)。常温下碳酸饮料瓶的内部压力约为 250 – 380 千帕,太阳晒的车里会达到 700 千帕。可乐瓶的抗压大概是 1000 千帕。


突然说下个月要去雪地宿营。我终于可以用保温杯灌热水了。

月饼节

话说我经常分不清月饼节、元宵节、粽子节,哪个节日对应的该吃什么……

前几天有人推荐吉庆祥的云南火腿月饼,我就顺手淘宝下单寄到家里。妈妈很开心。然而我今天收到朋友送的月饼,才意识到,妈妈开心是以为我买月饼给她庆祝中秋节……我当时就只是因为这东西看着很好吃,于是就买了。虽然也知道最近有中秋节,然而并没有把中秋节和买月饼联系起来……


前年这个时候有一门人类学的课,老师说下一周的主题是食物相关的人类学,大家每人带一种家乡的特色食物吧,然后一边吃,一边聊各自的食物文化。

我算了算,快到中秋节了啊,就去华人超市买了一盒速冻元宵……

上课时,我华丽丽地拿出户外用的气炉,把元宵煮熟,举着一碗元宵侃侃而谈:中国的很多节日,都是伴随着特定的食物的。譬如这几天的中秋节,象征着合家团圆,于是对应的民俗食物,也是圆…………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然后才明白班里另一个华人学生莫名其妙的诡异眼神……

斋斋

关于林昭在狱中的家书,这一段看的我流泪了。网上有人把它断章分节,看着像诗。

…………
见不见的你弄些东西斋斋我,我要吃呀,妈妈!给我炖一锅牛肉,煨一锅羊肉,煮一只猪头,再熬一、二瓶猪油,烧一副蹄子,烤一只鸡或鸭子。没钱你借债去。
前晌有些消化性腹泻,但吃了些油质食物反而好些,因缺少脂肪,肠子能力蠕动可能倒是引起消化性腹泻的原因。你不用吓怕,吃不死的!
也别少了我的,你给我多蒸上些咸带鱼,鲜鲳鱼,鳜鱼要整条的,鲫鱼串汤,青鱼的蒸──总要白蒸,不要煎煮。再弄点鲞鱼下饭。
月饼、年糕、馄饨、水饺、春卷、锅贴、两面黄炒面、粽子、团子、粢饭糕、臭豆腐干、面包、饼干、水果蛋糕、绿豆糕、酒酿饼、咖喱饭、油球、伦□糕、开口笑。粮票不够你们化缘去。
酥糖、花生、蜂蜜、枇杷膏、烤夫、面筋、油豆腐塞肉、蛋饺,蛋炒饭要加什锦。香肠、腊肠、红肠、腊肝、金银肝、鸭肫肝、猪舌头。
黄鳝不要,要鳗鱼和甲鱼。统统白蒸清炖,整锅子拿来,锅子还你。
──等等,放在汽车上装得来好了。斋斋我,第一要紧是猪头三牲,晓得吧,妈妈?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尾巴!──猪头!猪头!猪头!
肉松买福建式的,油多一些。
买几只文旦给我,要大,装在网袋里好了。咸蛋买臭的,因可下饭,装在蒲包里。煮的东西都不要切。
哦,别忘了,还要些罐头。昨天买到一个,酱汁肉,半斤,吃得□然勿□嵌着牙缝!别的──慢慢要罢。
嘿!写完了自己看看一笑!──尘世几逢开口笑,小花须插满头归!还有哩:举世皆从忙里老,谁人肯向死前休!
致以女儿的爱恋,我的妈妈!
不让你来。你看见到我的信请略写几笔寄我。亲爱的妈妈,我不相信他们。
1月14日灯下

——————————
说些欢乐的。纳兰妙殊的帖子(原文找不到了),说河南地方戏,讲关羽过五关斩六将,被曹操追上后的劝辞:

曹操(唱):
在曹营我待你哪样不好?顿顿饭四个碟两个火烧。
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不好,厨房里忙坏了你曹大嫂!

又有版本二:

曹孟德在马上一声大叫,关二弟听我说你且慢逃。
在许都我待你哪点儿不好,顿顿饭包饺子又炸油条。
你曹大嫂亲自下厨烧锅燎灶,大冷天只忙得热汗不消。
白面馍夹腊肉你吃腻了,又给你蒸一锅马齿菜包。
搬蒜臼还把蒜汁捣,萝卜丝拌香油调了一瓢。
我对你一片心苍天可表,有半点孬主意我是屌毛!

三:

曹孟德骑驴上了八里桥,尊一声关贤弟请你听了:
在许昌俺待你哪点儿不好?顿顿饭四个碟儿两个火烧,
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俗套,灶火里忙坏了你曹大嫂,
摊煎饼调榛椒香油来拌,还给你包了些马齿菜包,
芝麻叶杂面条顿顿都有,又蒸了一锅榆钱菜把蒜汁来浇……

说乡亲们是不大在乎什么金银美女宝马汉寿亭侯的。曹操两口子整了这么些个好吃的,都不能让关羽变心,那关二爷得有多忠啊。

猫猫 – 12

整个川藏线上我只见到两只猫。一只在塔公,蓬头垢面被恶狗们撵到门槛里不敢出来;一只在甘孜,被碾死在路上。
和 @demoi 住在塔公寺金顶对面的旅店。刚刚安顿好,出门就看到军车滚滚。我汽车师某部,从石渠回成都,约40辆卡车排在金顶旁边的广场上,下车午饭。之前已经有一辆炊事班的车,提前约一小时开到这边,架灶做饭。吃之前整队,训话。附近的狗们和我们纷纷围观。

旁边旅店里一只毛发凌乱的黑猫,缩在门槛后面。门外等着剩饭的狗不时冲它呲牙,却也不进门去撵它。

米饭、四菜一汤、南瓜丝瓜卷心菜什么的,基本都是素的,但偏咸偏辣(是的,那坨南瓜也是辣的),味道不错,很下饭。

我们当然知道是什么味道——这个时候上前蹭饭,是必须的事情。但demoi同学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于是我缩在后面,等着她主动上前,给她讲『想象如果lola在……』鼓舞其积极性。后来军方吃的差不多了,连长说剩下的喂狗吧,demoi终于忍不住:『你们还是给我吃吧。。。』

顺便秀一下华丽的旅店房间,淡季¥20*2,整层楼只有我们住。饭后逛对面的佛学院,爬山,塔公寺后面的围墙正在修,帮当地人搬了会儿石头攒功德,本来计划考察塔公夜生活,但天黑后除了饭店只有一家游戏厅,只有一种游戏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钓鱼机,每币五毛十元起售,十几个币后渐渐上手,再也死不掉,正犹豫要不要甩手走掉,钓鱼机突然哗哗吐出一堆币,零头送人,整数兑回现金后净赚五块。

这样的运输车队,路上很多很多。第二天【八美-道孚】全是土路,告别demoi时被另一个运输队赶上,然后我用了一个半小时超越40多辆卡车,周围风景如画,中间黄龙滚滚,我在碎石和黄土中,寻找较为平坦和安全的超车路线,最差能见度小于5m,听声音判断前面卡车的距离。

甘孜往德格路上,快到马尼干戈的时候,又是运输队。路上有只死猫,被车队一辆辆碾的翻来翻去。我看不下去,停在路边,趁着车队空挡,把猫拎到路边荒地里。

拉萨的旅馆里有好几只猫。前几年这边人人牵条小京巴的时尚,似乎不那么流行了,猫们也相对闲适了一些。一只老猫的后腿骨断了又长好,岔着白森森的骨茬,我买了牛奶和它在露台上分着喝。老板娘过来喂食,半碗风干的牦牛肉碎撒在地上,猫淡定地看着,不碰,我捻起一块,味道不错,继续……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猫粮。


但这一带的猫确实很少,后来从喀什到青海那边,也没怎么见到。反倒是在新藏边界上,风雪中连翻三座5000m达坂,中途冻的受不了,跑进松西乡的茶馆,把老板娘叫醒讨热水喝的时候,在茶馆里看到一只老猫。这无疑是我见过,乃至听说过的常驻海拔最高(>5200m)的猫了。你们还知道有更高的么?


然后就没有了——比川藏线见到的更少。后来在加德满都旅店里有只猫,形状妖娆,不避人,主动遛进房间翻吃的,把各种果脯肉干拿出来孝敬了一番,最后发现人家爱吃肉蓉口味的压缩饼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