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檐 – 2

小屋檐 – 1

所以是什么样的后天影响,造成了这种宁可爆肾上腺素也不松手的身体反应呢?

应该不是对 fall¹ 的恐惧。日常的攀岩活动中,我 fall 的次数并不少。事实上,因为 E 的水平更高,反而是我 fall 的更频繁一些。很多线路,如果 E 在每个难点都一直坚持,是有希望把这条线路最终红²掉的。而对我来说,即使在这一个难点坚持着不松手,到了下一个难点,能够顺利通过的可能性仍然很低,坚持也就变成了一件没什么意义的事。甚至在某个难点过于坚持,会影响后面攀爬的状态,乃至降低一整天能够攀爬的数量和乐趣。所以,很多时候,对我而言,放手是一种理性的、正确的选择。

然而太多的这种选择,终归在心里造成某种负面的效应。当遇到自己确定可以完成的线路时,那些怨念,集中地爆发出来,乃至接管了对身体的控制。手臂酸软的时候,自动调用肾上腺素,加快心率,继续坚持;而不是如预想中那样,维持身体的平稳状态,无力时自然松开。以往的每一次放手,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合理的放弃;而到了终于有什么可以握在手里,不必放弃的时候,则潜意识里拼死也不愿松开。

听上去其实是有一点点吓人的。我还没有把这种攀岩时的现象,和现实中的其它方面对应起来。也还不确定,面对这样的心态,需要往哪个方向调整,以及要不要调整。

¹ 攀岩术语,指爬到一半松手被绳子拉着在半空中荡秋千的行为。在这里冒出个英文单词是感觉很怪,但试着换成「坠落」之类的中文后感觉更怪。

² red,攀岩术语,完成线路的过程中,没有 fall 也没有拉着绳子休息。

3 thoughts on “小屋檐 – 2”

  1. “很多时候,对我而言,放手是一种理性的、正确的选择。”

    我觉得这是一种一次性的决策方法,即,是基于某一个时间点,你基于对环境和自身能力的认知所作出的决断。这一种决断只在那一刻作为最优决断存在,但不一定是全局(比如说你的整个攀岩生涯)的最优决断。所以,你所说的理性与正确,在全局之下,可能并不成立。

    我想到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个例子大概可以佐证(或者换一个词,阐述?) 我的观点,那就是亚马逊的发货包裹策略,就是一种基于全局最优但在单个交易中并不一定成立。

    1. 说起全局决断就变复杂了,因为那些决断是否真的最优,是不确定的,譬如不放手是否真的对我的攀岩生涯有帮助,以及通过这种执着来提升攀岩水平,对我的整个其他生涯是否有益……

      所以我这里讨论的并不是决断本身的合理性和优劣,而是基于某种决断去分析它的后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