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摩托驾照

终于拿到了最终版的澳洲摩托驾照。

大概是 2010 年 10 月的时候,lola 们在上海讨论团购摩托车驾校的事情(似乎到现在还没动静~~)。在国内已经被扣了三辆破摩托的我,盘算着自己终归需要在全球范围内,有一份合法的摩托驾照,就在澳洲这边先行动起来了。历经16.5个月(最短需要15个月),花费496澳元。

发一下攻略。

澳大利亚的摩托驾照,和汽车一样,分为 Learner – P1 – P2 – Full Licence 四个过程。全部信息每个州的交管局官网上可以查到(如 NSW 州的 RTA ),虽然觉得界面也不是很友好。。。

在拿 Learner 和 P1 驾照前,都有强制的学习班要上。Learner 要两个半天、P1 要一整天,基本都要占用工作时间——似乎也有周末时段可以预约,但很难,至少我没能预约到。而且不免费——占了我全部开销的 2/3 以上……相比之下,学汽车(在保证你会开的前提下)也只需要找有驾照的人给你签 LogBook,然后直接去考试就可以了,不需要强制在教练或学习班上花钱。所以学摩托还是很坑爹的……

我当时在 Wollongong 附近,上课和考试都是在 Unanderra 的 Wheel-Skills(其实也是在交管局的院子内,但这种课程一般都外包给培训公司或 Club 来组织)。据说如果住在某些偏僻地区,附近没有训练场的,可以不用上学习班。具体怎么操作我不大清楚,Sydney 附近的还是不要想了。

1. 上Learner学习班。在网上或附近的 Motor Registry 预约训练场。两个半天,$78(和官网标的价格略有出入,以下写的都是自己的实际花费)。

训练场的车基本都是川崎 250cc,有的妹子扛不动,也可以选用轻便的踏板摩托车——最终拿到的驾照似乎没区别。学习班是从零基础学起。一开始都是两人一组,熄着火推车练习平衡。虽然我怀疑如果碰上笨的,这两个半天能不能学会;但和我一批学的应该之前也都摸过车,所以这些简单的步骤很快跳过,到后面各种换着花样绕圈打发时间。

2. 学习班结束后,去Motor Registry的电脑上考交规$38。和汽车考交规一样,只是其中几道题目和摩托车相关而已。考不过可以过两个星期交钱再考……

3. 考过交规后,当场领取 Learner 驾照$21。这个时候就可以开车上路了。汽车的 Learner 驾照,开车时必须有 Full Licence 的人坐在;摩托车又没法让人坐旁边……所以,除了一些速度限制以及不能喝酒外,其实就已经可以和正常驾照一样上路随便开啦~~

4. 拿到 Learner 驾照后的 3 个月后(最长 12 个月内),为了换 P1 驾照,要上学习班以及考试。需要一整天时间,$164。学习班和考试是连在一起的。考试内容是在场地内沿着各种轨迹开来开去、调头、在一定距离内完成刹车。(完全搞不懂为什么 Learner 不需要通过这些考试就能独自上路)。学习班的大半时间就是用来介绍然后练习这些考试项目;中间几个小时,大家跟着教练排成队上街兜风~~;回到训练场再练习一下就进行考试。考不过的话,下次只缴纳考试的费用($48)过来再考。

最坑的是:Learner 学习班的摩托车是免费提供的;而 P1 学习班和考试,则需要自备摩托,或者租训练场的车(其实还是那几辆车……)。租车费 $150!(理论上头盔手套还要另外算钱,但被租车师傅抹掉了。)当时本来打算问周围借一辆,或者索性路上拦下一辆来,谈个几十块的价格租用一天。但当时在Wollongong 认识的骑摩托的极少。问到的(以及拦到的几个),骑的都是 1000cc 以上的;而拿到 Full Licence 之前骑的车不能超过 660cc(顺便吐槽国内理论上能卖以及能上路的车不能超过150cc……),于是只好花钱租……

5. 考试通过后的第二天(当天应该来不及录入资料),就可以去换 P1 驾照$22。其实如果单独拿 P1/P2 驾照,需要 $50/$78;但我已经有了汽车的 Full Licence,所有不同车型的驾照是印在一张卡上的,注册费也只算一份,所以收的只是 20 多块的换卡工本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零头都不一样:$21、$22、$23……

然后我就拿着 P1 驾照,回西藏第一次半合法滴了9000多公里~~(但其实海外驾照在国内不能用,所以还是无照驾车……

6. 拿到 P1 的 12 个月后(18 个月内),可以换 P2 驾照。但是,如果已经有了汽车的 Full Licence 且年满 25 岁,就可以跳过 24-30 个月的 P2 流程,直接换成摩托的 Full Licence$23。拿到 P1 之后,无论是否拿 P2,直到 Full 都不需要再进行考试。

新驾照已经扫描了,但看了看觉得需要马赛克的面积太大,算了还是不上图了。大家自己去 ~

———————-
顺便说几点和汽车驾照有关的。也是 Learner – P1 – P2 – Full 的过程,但没有强制学习班,25 岁以下要找有 Full Licence 的人签满 120 小时的练习时间,在 P1、P2、Full 之前,都要通过不同的考试。拿到 Full 需要至少4年。

留学生在学生期间,以及非留学生入境半年内,是可以拿着海外驾照翻译件在澳洲直接开车的。如果有海外驾照超过 3 年,只需要在澳洲通过交规以及 Full 之前的上路考(DQT),就可以直接拿澳洲的 Full Licence(好像摩托也是这样)。但如果上路考没过,你的海外驾照就不能再用了——会当场给你办一张 Learner,以后你就要和这边的 Learner 一样,开车时需要旁边有 Full 的人陪同了(通常你拿着海外驾照给交警看,他也不会查你的入境时间以及是否在这边考过;但至少你下次不能再一个人把车开过来路考了……),直到你什么时候通过路考,再直接换成 Full。

手动/自动档的问题。你在这边用自动档从头学,当然只能拿自动档驾照;国内的自动档驾照当然也只能换澳洲的自动挡。但如果是国内的手动档驾照来换这边驾照,各个州规矩不一样。譬如 QLD 那边,如果你去路考的时候用的自动档,那么给你换的驾照也只能开自动档;而在 NSW,无论你考试时用的手动还是自动,都会把你的手动档驾照换成澳洲手动档驾照。

澳洲的驾照注册费:1 年 – $50、3 年 – $118、5 年 – $157。

假日游乐场

假日游乐场就是假日里也放假的游乐场,开车闲逛,正在发愁放假超市也都关门了到哪里去买肉BBQ,就在路边看到这个。早上的海边有薄薄的云,调子还不错。
我确实没怎么试过组照。那谁说的没错:如果拍的时候不是抱着组照的念头去拍,而是后期用一张张的单片凑成一组的话,是凑不好的。我虽然是抱着拍整组的念头,却也没有明确的主题,在游乐场中仍然按照之前的拍法,以撷取单张的感觉在漫步。更郁闷的是之前的感觉是基于黑白的感觉,而这个场景显然是要拍彩色的,就一直在脑子里硬转而转不过来,最后感觉最好的几张仍然是黑白的,又舍不得扔。好吧我还没有寇大那种『不是自己风格适合拍的场景就干脆不去拍』的气场,就勉强凑出一组,权作练习。也能从中勉强看出些统一风格以及节奏方面的用心。
2010 @ Lake Illawarra, Australia (S34.5334, E150.8681)
010 020 030 040 050 060 070 080 090 100 110 120 130 140

袋鼠通信

在袋鼠国收到 @olivefee 的明信片,奥地利著名冷笑话,很有爱,可惜被折了一道。Olive在维~也~纳~学java和matlab,凄惨美艳我见犹怜。

RT 1976年8月18日朝韩边境,韩美士兵想砍一棵树,朝鲜士兵阻拦。激烈对砍中,朝鲜士兵夺走了斧子,发现上面有『Made in Austria』字样,错把奥地利当成澳大利亚,立即宣布与澳大利亚断交,20多年后,澳大利亚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O:这也是我让国内朋友发信时一定要在国家名后面用中文写奥地利三个字的原因
F:求明信片
O:地址
F:fivestone, □□□…□□, Australia(澳大利亚)
O:后面那个中文给谁看= =
F:房客看到中文就知道是我的信了
—————–
这个是正版的:

当年考交规,题库里有一道题,问这个标志是什么意思
:是说前面。。。注意有野生动物?
:错!就是有袋鼠。
—————–
Kangaroo一词来源于澳洲土著语,大概是『i don’t know』的意思,当年老外们初到澳洲,看到袋鼠,问当地人:这是啥啊?
当地人:Kangaroo.(你丫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老外:哦,这是kangaroo。
—————–
虽然考拉和鸵鸟还没机会亲到,不过袋鼠确实我已经看过摸过也吃过了。

南乡子

卧龙岗是沿着海岸线细细的一条,离岸3km外就有一片山脉,隔开大块的内陆。这样的地形必然每日里气象变换,几晴几雨,然而每天的变换也有迹可寻。这几周的规律是每到11点左右,就能看到阴云从山那边飘上来,遮住上午的烈日,有时云不够遮住,却也能清风习习。这边的树都不大,没有类似梧桐的大片树荫,此时公司外的某片小树荫下往往是没有车的,我把车挪到这里,窗子开道缝通风,这样我午饭时间就可以到车上舒服地睡上一觉。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所以,吾后,规律,或者说任何导数层面上的东西,都是需要数据积累才能够得出的。这和做游客时的体验并不一样。酷吧?要是再高一层我可以总结出一年中哪些时间中午晒或中午阴,但这个时候你就会想这种日子也太tmd恐怖了,就习惯性地考虑要不要离开。所以提升维度的代价就是以时间做成本。但也有时候对于低维的体验厌倦了,就想付出一些成本来求导。但你不确定这样做所换来的会否值得,暨考虑时间成本能否带来更高维度上愉悦收益。于是不光在选择做什么之间抉择,也在选择做什么维度间抉择,之间有恐怖的微妙平衡,恐怖得让人觉得丫太纠结了把这些踢开算了。我掰这些显然不是为了得出类似长短期不重要在何处不重要有观看的心情最重要这种读者体,只是说明复杂度的存在,从帕洛马尔到伊西多拉的路上我们娓娓这些作为消遣。又譬如要了解我就要花大把时间来泡我,但存在算法将其成本从指数级降到O(n)。以及。。。不知道了。地球人挥手。

红拂夜奔 – 4

Tamworth的时候是傍晚,就像我预料中的那样,完全没什么能让我感受到期待中澳洲乡村音乐之都的氛围。当然我对澳洲乡村音乐不了解,不好断然地对这一点表态。开车逛了两家pub,没觉得和摘葡萄小镇上的pub(好吧,或许那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乡村音乐)以及其它地方有什么不同。第二天终于在10km外的路边看到传说中的标志性建筑物金吉他。具体和旁边的McD以及KFC谁更高一些我不想去比了。总之我以为那至少应该是个街心圆盘上的雕塑。
你看,每次从这种角度去鄙视澳洲文化都很容易,乃至我都厌倦了往这方面去想了。(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我可能会在Nimbin多待一天,深入拍一下街头那些抽草抽到成天昏坐的人们,但刻意地猎奇也是我所厌倦的),而且我鄙视的目的又不是为了说明自己的中国有多么好或者哪里都一样于是安心滴过日子吧,所以还是解释为:维持这样的阴暗目光有助于时刻警醒自己,永远去找那些其它更好玩的。
但生活本身是经不起这样频繁地三阶求导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熟人就是拿来喷滴)傍晚开车冲上山顶,在落日的余晖中雀跃,对此我只能表示理解:如果把自己代入到那个现场,会在脑子里调出【这样做=>很high】的公式然后觉得这样做很high以及之后还能回味这种很high的感觉。但落到自己身上,在冒出这个idea的同时我就在想象这样的high好无聊(居然还回味!),于是根本懒的去做。于是这也懒的做那也懒的做,于是很多时候反而显得我的日子更无趣。是的我在Tamworth百无聊赖的solution也只是开车到海边BBQ而已。

—————————————-
f:[吐槽] 原来中年和青春的区别就是浪费掉一口铁锅这种青春时绝不能容忍的行为 到了中年就变成了可以用来体验恣意青春的合理代价。。。
l:浪费掉铁锅的ddmm是87年的 人家正青春年少 是大叔你舍不得吧

刚知道澳大利亚邮票分两种的。。。

中午在邮票摊上和人聊天,才突然知道澳洲的邮票分两种:用来寄国内和寄国际的,互相之间不能通用的!
喏,就是这个样子,邮票上有蓝色POST标记的,才是用来寄国际的票,平时都这么一起发行混在一起卖的。。。

回来查了一圈,才在wiki找到这个:

Since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Goods and Services Tax, separate stamps were introduced for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postage in 2001. Stamps inscribed “International Post” are not valid for domestic postage. Domestic stamps can be used for overseas postage but contribute less than face value towards the postage (the user must deduct the tax component).

这种混账土著习俗,除非被人告知,自己是绝对想象不到的。我曾经数次在澳洲邮政官网查询各种信件的邮资,但即便我现在专门去找,都没看到要用不同邮票的注意说明。有时去邮局要International Postcard的面值($1.40,6月涨到$1.45了,邮局里也没有专门的通知),对方也会直接给你国际票,但不会特意告诉你邮票还分两种。而后来一批邮票是在杂货店里买的:一堆$1.10的国际票 + $0.30的国内票(为什么??!!!!!)。而明信片这种东西我也从来不写落款地址的,于是一堆片就兀么滴消失鸟。。。
这里的人脑子有屎。
———–
你们还在等吗?
———–
貌似还是有人收到的~~

车前草

从Canberra回来,正在想周末去悉尼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到traveler同学的车撞废掉了,而且不是他撞的,于是少了临走前如何卖车的纠结。然后丫昨晚飞到我这里,刚刚走掉,把我买了不到一个月的车开回Brisbane送披萨,此刻正在高速路上慢慢揣度怎么开手动挡,然后等下个月他回国那天我再飞去他那里,载他去机场后带着他的遗产慢慢晃回Sydney。这tmd是他低碳还是我低碳啊!嗯不过倒是本来就打算买辆折叠小轮车逛CBD/上班用,如果上周末不是去Canberra,现在估计已经买完了,但如今没了车也就不方便开到别人家里去买二手小轮车,另外刚刚用了三周的六个月健身卡,有累计四周的不计费挂起期,如今一下子就用掉了五周半。本来想再抒情一下即使是无聊琐日,每一天也真是丰富多彩啊,但显然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我只是配角。好吧,不得不承认在这场〖莱布尼茨-布朗〗杯不靠谱大比拼中,刚刚结束了RPG第一关的我,又瞬间变得落后了。
f:想起我来澳洲之前做的唯一的功课,除了那本登机前从没看过的Lonely Planet外,大概就是查了查到这边要签什么手机,然后在中关村买了张E63贴膜。说起来南半球RPG打到现在,第一关应该算是通关了吧?
z:关底boss呢?
f:应该问关底公主是什么?
z:公主哪有那么不值钱 第一关关底就出现
原来我潜意识里就把这当做《超级马里奥》一类的骑士小说,而不是类似《松鼠大作战》的二人转合作版,难怪郁郁。
——————-
个么有人要参加8月26-29日的黄金海岸自驾旅游团么?Sydney到Gold Coast的机票大概 $29~48。我也还不知道这个季节一路上有什么好玩的,可能到时去Nimbin村里晃两天。如果有其它靠谱建议,欢迎来搞。

世界杯期间

复习一下主流的blog发文风格。
首先是当兵路线基本没戏了。军部在晃了我10个月且花了我300多刀去做学历本地认证后,貌似改了政策,只招本国公民以及招PR也只招已经有资格申请公民的PR。亲爱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然后是某个周六出门买了辆车,虽然不像后人传颂的,比买菜还快那么夸张,但之前做的功课,确实是我考察ereader花费时间精力的1/42都不到。两年没摸手动挡了,又一下子是左手档位,每日熄火次数呈余切曲线状良性前进。
意大利出局了。
阿根廷也出局了。
冬天宅了一个月后,忍不住办了半年的健身卡,每晚开车5.8km去健身房,感觉比在五道口走路骑车2km去健身房更舒服从而不容易被饭后的懒惰拖延。但最初几天的恢复性跑步,跑上1~2km就觉得右小腿僵痛,可能过几天会好些,不知和长时间开车右脚踏不实有没有关系。
托移民政策变动的福,在这边刚刚职专(?)毕业的某硕士打算彻底卷铺盖回家。然后讨论两岸三地怎么处理遗产方便以及到底有多少要算做沉没成本以及突然出现布朗运动五阶导数的兴奋感。但这两天据说又有转机,于是又犹豫要不要在从最恶劣上升到比较恶劣的环境下继续拼人品。
手头的DSLR已经被操到机身镜头都随时可能罢工的程度,于是又开始例行的辞职→没钱→就业→有钱后换相机的过程。败了二手的Epson R-D1s,镜头……还在ebay中。。。穷人硬上Leica系的后果,就是连作为Leica替代品的Voigtlander镜头看着都嫌贵,只能从替代品的替代品俄罗斯镜头里淘便宜货。预计方案里数码机身胶片机身镜头一镜头二镜头三接圈取景器测光表全是来自不同品牌的和Leica兼容的杂牌货,为向终极Leica路线进军做好准备。
anyway这套东西已经超越了当年用了4个月的xPan成为我拥有的最贵相机了,但提到终极路线突然觉得不爽于是刚刚对某要买定制刻字版Leica MP的女人说你不要买Leica了我跟你说有个东西叫做ALPA……
总体上说是在刚刚开始体验一种新的方式的时候,小心地维持着自己的态度,男人有钱了就用shopping来冲淡其间的各种不适应情绪。
还在为上个月那篇生日贴困惑的,请去查询土星的公转周期。

小镇生活 – 1

dear,
我在 S34.5463 E142.7680 ,农场啊农场。
工棚旁边就是大片的葡萄架,可惜不是我要干活的那些。其间有n种葡萄,后来找到粒大肉多又不是很甜的品种,成天摘了当饭/饭后零食吃,还有几棵桃树、小苹果树,仙人掌的果子已经由青变黄,据说红了就可以吃。傍晚看着原野上的夕阳以及夕阳三倍大的月亮,但情调不久就要被外出觅食的蚊子们撵回屋里去。另一个缺点是这里被台湾女孩们称作图钉屋:外面地上遍布着一种小粒的有很尖的刺的某种植物种子,附在鞋底或衣服上被带进来,然后就会被扎的惨叫,有时甚至直接把拖鞋刺穿。
这里很符合我对体力劳动的想象。有工作的时候每天5点多起床6点出门,开车20km+到农场,摘葡萄、盖雨布、锄草。。。从最初的腰酸背痛到渐渐适应,然后从不断重复的动作中体会适合自己的省力方式,整体动作趋于协调。所谓技近乎道的感觉。但这样熟练了也不过是中等偏上的水准。个别达人(主要是mm)摘葡萄的效率超出其他人20-50%。摘葡萄是按件计酬的。所幸还有女生做不了的把摘好的葡萄从田间搬到车上再搬到库房架上的重体力活儿,按时计酬。搬箱和摘葡萄交替地做,收入也就比最强的摘葡萄工差一点点。
周围都是台湾人,从名字到长相到举止都很典型的台湾人。女孩子们在冰箱上贴节食约定。旁边的小弟成天捧着易经,每天在日记本上用居然比我还烂两个数量级的字给mm写情书。。。每日里有大量观看的乐趣。对体验流来说,这实在是很有趣的经历。如果做的时间长一些,或许我还能拍出一套片子,就像我一直希望的能把心放下来,像EuergeSmith那样,去专门体察某种生活做一个摄影项目….但我现在心还是放不下来,仍然随时会离开。做为旅行者vs专门的调研者,观察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或许最终的所谓我自己的摄影风格也只能停留在这样的层面:不停地描述我自己的目光面对的杂乱事物。
在门外随手摘了串葡萄,回身坐在屋檐下,看着外面的大太阳。屋里几个台湾男在讨论着要不要去找据说收入更高的工头,以及如何采葡萄更有效率,无所谓乱做只要老板觉得你努力就好。。。这时候我坐在门外一幅很超然的样子。我确实觉得自己很超然。这里的收入和城里比确实不高,其中有工头克扣的因素。我也可以去找工资更高的农场,但如前面所说我把自己放在体验观察的位置而不是要在这个行业里打拼。我认为自己不久就会离开这里换个正式的工作。或许只有这么想我才能在这里安心观察而不是纠结于自己的事情。所以台湾男的讨论也只是让我象征性感慨一下然后开始想他们都走了这屋里就剩下我和4个mm一起过春节情人节。尽管我知道他们讨论的这些和所谓的正式工作世界没什么不同。
工棚没有网络。手机也在可享受套餐的市区范围之外,只能用$0.5/MB的价格漫游上网,禁用图片,每日里看看email/twitter、偶尔忍痛用几十k偷窥一下blog(下次回城闲了一定要精简wordpress主题,把首页控制在10k以下)。作为技术流也可以把手机连到电脑上网,但后台总会有一些自动更新程序莫名其妙地啃掉许多流量。这几天和同屋mm们逐渐亲切起来,她们有小镇运营商较便宜的移动上网,回头去借用一下投简历。
fivestone
2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