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

是的,你会发现我的所有影评都只是略谈一点电影然后触之生情,很符合那些关于如何写小资影评的攻略的描述。

不能说的秘密 ★★★☆☆

不得不说这片子看的很舒服。最初我以为和两个mm一上来就莫名其妙围着周董转,这种轻轻松松没怎么苦追就能爱来爱去没压力的情节有关,后来我意识到这类超现实主义作品我们这边也有不少,也都看不下去。于是觉得还是修辞水准的差距。然后我想自己最近是不是经常把台湾想象的太可爱了?在那边的人们有相同的文化氛围,却又没有我们这边的这种生存压力,和让人深陷其中的、压抑的、就像抹了一手屎那样甩都甩不掉的价值取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就能轻轻松松地找一找。。。就好像我多年前yy着的,自己终于从中跳出来后,就能找到一大堆同样已经跳出来的同伴—-太完美了,乃至我确定这只是我刻意地把它想象成了桃花源罢了。

看到后面发现是鬼片/穿越片,继续舒舒服服顺理成章地让我觉得感伤憋闷,然后从青旅六人间上铺爬下来。之前下午顺手帮来冲浪的房友修好了电脑,在对方的感谢下喝了一堆vodka,睡了一个多小时爬到院子里,看他们坐在一起开始喝晚场,然后想我来这个城市刚两天就和你们灌了两个晚上的酒然后每天早上还要爬起来去新公司上班,想到这些头开始有些疼,不想再睡也不想聊天,就回屋看电影。看的过程中恍惚意识到又恍惚没意识到外面的喧嚣渐渐散去。看完了爬到院子里,对着满桌的酒瓶想我明天就又要搬离这种喧嚣住到某个小屋子里,以及没有谁能够让我兴高采烈地夜半打电话过去聊看到的电影,这一大堆难受的体验揉在一起,反而没有哪个能够主导着让我难受了。这就是传说中体验流如何华丽地冲淡寂寞。环境换的太多,即使把所有心情表白出来,似乎也只有部分能让当时周围的人懂。

—————————
这不是昨晚发生的事情。只是在表达不能症(以及出片不能症)后,如果因为那些片断间隔过远就让它这么过去了,也是件无谓的事。而且发现这样写很有些时空的混错感,像pulp fiction,这样想就又high起来了。

Americans

The Insider,★★★☆☆

不错。除了一些片段煽的都咏叹调了,整体确实不错。Al Pacino和Russell Crowe(每次看到他歪脖子我都会想到朱时茂)的对手戏很精彩。Al站在海里打电话那段看着很舒服。只是戏中人物对一些事件的反应上,让我发现自己不能理解他们的生活氛围。

片子开始女人听说男人被解雇了就开始哭,哭了一天了还在哭,天塌下来的样子。后来我们得知这也不是男人这辈子唯一一家公司,之前他还做过强生、Union Carbide Japan(丫还懂日文!)、辉瑞…都是有技术实力的高层职位。总之在我看来是那种完全应该不愁工作的牛人。这种人被解雇一次有这么世界末日么?

影片里也有关于他女儿的哮喘病,以及解雇他的烟草公司威胁要取消他医保的描述。我不清楚美国的医疗制度,但总觉得因为要看病而连公司都不能换,是件很诡异的事。然后没了收入的男人郁闷地去打高尔夫。然后一家人为了节衣缩食搬到了一个。。。有草坪有地下室的独立的house里,而之前他们住的也不过是比这大一点的同样的house,也不是什么资本家的游泳池豪宅。然后牛人还算是蛮轻松地找到了一份中学教师的职位,虽然和企业高管有差距,但也不是我想象的那种,会能让人崩溃的落差。

然后牛人从Kentucky到Mississippi去作证,然后收到Kentucky法院的禁令,说你要是作证了就违反了我们州的法律,再回Kentucky我们可能会逮捕你你就可能回不来了。然后又是大段的心理刻画生死抉择。。。这个,在美国被一个州禁掉,是很大不了的事情么?片子也没说他老家是Kentucky的啊,他不是还常驻过日本么。而且后来作完证他又回到Kentucky似乎也没事,没事之后过了几年他又跑到别的州去住了。。。

以上。总之这部电影让我觉得和美国人有代沟。即使剔除了那些我本身也属于不靠谱人群的标榜和矫情,有些东西确实让我困惑。要是像杜拉拉那种纯粹脱离现实的yy剧也就罢了,Al Pacino的这类片子应该还是满写实的。不明白。

———————
看牛人崩溃到无话可说,只会坚持着念叨 I told the truth,仿佛最后一根稻草的样子。确实是很华丽的演技。但这类情节看多了,就会有【哦这就是正常人类在这种场合下的反应】的想法,从而觉得有些公式化。另一方面则对自己说,丫这样子太土了,我以后有类似情况才不要像他这样。我发现自己确实能做到不像他那样。但这类自我反省做多了,自己就渐渐地和【有那种反应的正常人类】脱离开来,乃至很多时候不能判断他们的反应。我确实能够修炼的光风霁月,在看无聊肥皂剧和选秀访谈节目时,觉得我面对主持人肯定不会这个样子。但编剧在设计剧情以及筛选嘉宾的时候,也只会选择在这种场合会有这样反应的人类(为了那些和他们有共鸣的观众)。

———————
另外 Hard Candy 真是赞啊。这片子我很早就知道了,但一直以为是那种故事比较彪悍而电影本身一般的片子,就一直懒得看。才发现这片子的摄影太TMD棒了!乃至我觉得拍舞台的水平好到这个程度,也免不了让所有的评论都集中在那个华丽的情节上,实在有些哀。

女人和男人的幻想

午夜巴塞罗那 Vicky Cristina Barcelona,★★★☆☆

这显然会是很多女人认为的08年最好的片子。好吧我承认我对开着飞机把妹还是很眼热的,并且不时说服自己以现在的基础追求这些其过程太容易迷失了,之所以这样煞风景的想法是因为HP的笔记本屏幕太TMD镜面了,看片时我总能注意到帅哥美女后面自己的影子。

3P那段明明是男人的daydream,但我仍然觉得是拍给女人看的。Scarlett站在Penélope旁边,就像是装酷的小青苹果。后者越来越女神了。我不清楚她们最终的选择,是受年纪、品味、个性、环境哪一样更多影响。有的一时迷恋,有的继续寻找,有的甘愿纠缠。这种n个女人一台戏让我无数次错以为是在看阿莫多瓦,直到Vicky被枪伤到说passing说不是我的生活,片中被华丽弄得已经很恍惚的Woody风格瞬间尽现。

好了换个话题,看男人是怎样yy的。

战争画师》,★★★★☆

最初读到奥薇朵,很自然地会想起Gerda Taro:她在西班牙死去的时候,如果Capa当时在她身边,会不会最终也拍下她死去的样子?在暗房里看着她趴在地上的身影在显影槽中慢慢显像?但后来却渐渐读出构造法的痕迹,看作者,这个也是西班牙的男前战地摄影师,如何在文字中勾勒出自己的女神。

奥薇朵,ppmm。丫们在博物馆相遇,城市中各自穿行,又遇到,谈论喜欢的作品。她家庭富裕(外婆认识杜尚和布列松),举止完美(强大的女摄影师的亲和力),没有责任也没有复杂的情结,厌倦了做模特的生活。他们在一起,从威尼斯到科威特做爱,互相吸吮,白色运动鞋让公路上被迫击炮打碎的砾石沙沙作响。她在民兵堆里组装AK47,学习他在战场上前进的样子,曲身停下,像个接近猎物的狩猎人谨慎地环顾四周,向他露出会心的微笑,表情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出了神,鼻翼扩张。

我YY过自己做这一行的场景,代入这种角色后,身边有个那样的女人让我心醉。她让我脱离自己的冷漠。她完美,乃至其实她不属于这里,至少不会像他一样地属于。她借他的战场让双眼脱离那一切,熟练后开始批判他观察的方式,她寻求的是和他不同的感受,战场上她只拍景物,几乎从不拍人像。她不属于他。恍惚中我看着她踩上地雷,和自己的灵魂一起死去。

我不知道书里有多少东西是写给作者自己的。那些迷惘的日子我想过要个女王,带自己走上未知的路;后来仍然未知却只想找人若即若离地一起走过;或许再后来有一天还会去把小妹….Olvido的意思是遗忘,对主人公是相遇,对作者则是创造,空寂中精神上抽出的夏娃。

关于那些战争人性的描写,我懒得再去援引Sontag了。看有本书在提出自己想过的问题,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即使书里最后也没有结论,似乎用爱情和辞藻遮蔽了。战地摄影师用什么样的态度,支持自己在战场上的工作?Capa、Nachtwey…..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书里似乎用爱情遮住了这一点,又用死亡遮住了爱情和离开。

您的照片并没有表达出太多痛苦。我的意思是,您的照片反映别人的痛苦,但我却看不到痛苦本身的痕迹……对于您看到的事,何时才不再让您觉得痛苦?

vs

“有人性”这字眼会毁了一个摄影师,会让他陷入自我意识,他就不能再透过镜头看见外面的世界了。因为,最后他拍的都是他自己的内心世界。

看矛盾的思考也是有趣的事。

The Reader

The Reader,生死朗读,★★★★☆

前面的那些相遇和爱,看到20多分钟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去看剧透。我知道自己看的不是文艺片,所以我觉得这个故事不是只说这些的。于是我看了剧透。于是再后面的那些阅读、出游和爱,看起来和前面的感觉不一样了,只是静静地看情节继续,等着我知道的Hanna最终会离开。

————————————–

我从中选出审判阿道夫· 艾希曼的书。艾希曼这个名字作为战犯倒是依稀记得,但并无特别兴趣,只不过这本书正巧碰上自己的目光便随手拿出而已。于是我得以知道这个戴金边眼镜头发稀疏的党卫队中校是一个多么出色的事务处理专家。战争爆发后不久,他便接受了纳粹头目交给的最终处理——总之就是大量杀戮——犹太人的课题。他开始研究具体实施的办法,制定计划,而行为是否正确的疑问几乎没出现在他的意识中。他脑袋里有的只是短时间内以低成本能处理多少犹太人。依他的计算,在欧洲地区处理的犹太人总数为1100万。

准备多少节货车厢?每节可装多少犹太人?其中有百分之几在运输途中自然丧命?如何能以最少的人数完成此项作业?尸体如何处理最省钱——烧?埋?熔化?他伏案计算不止。计划付诸实施,效果基本同其计算相符。战争结束前约有600万(超过目标一半)犹太人被他的计划处理掉了。然而他从未产生罪恶感。在特拉维夫法庭的带防弹玻璃的被告席上,艾希曼显出困惑的样子:自己何以受到如此大规模的审判?何以如此受全世界关注?自己不过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对所交给的课题提出最合适的方案罢了,这同世界上所有有良心的官僚干的岂不是完全相同?为什么惟独自己受这样的责难?

村上春树 · 《海边的卡夫卡》

忠诚与服从由来是公民尤其是军人的天职,罪恶隐藏在什么地方呢?鲍曼提到米格拉姆的关于“责任转移”的实验,它表明:一旦经过行动者的同意而将责任转移到 上级命令的权力之中,行动者就被投入了一种“代理状态”,即把自己看作是给别人执行意愿的状况。代理状态与自主状态是相反的,实质上是逃避个人良知的责 问。这样一种连续的、普遍的责任转移,结果造成一种“自由漂流的责任”,造成一种情境,在这一情境之中,组织的每个成员都相信他是受人操纵的。所以,鲍曼说:“组织在整体上是一个湮没责任的工具。协调行动之间的因果链条被掩¥°起来,而被掩饰的事实恰好就是这些行动产生效力的最有力的因。”由于纳粹大屠杀的 参与者都相信责任在别人那里,在上级那里,或者简直就是命令本身,集体执行残酷的行为便变得更容易了。

鲍曼 · 《现代性与大屠杀》

但这只是基于本质的人性讨论。具体到无心“责任转移”的个体,罪恶的程度只是相对。

————————————–

其实今天应该读凡尔纳的。

Good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