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fediverse

当我说 mastodon 难部署的时候,并不是作为一个建站小白说的。用自己的域名和大约每月5刀的服务器,我可以很轻松地搭建一个 mastodon 实例,用 docker 部署则更简单。——如果我对这个服务器没其它需求的话。

问题在于,对于大多数有建站情操和能力的人来说,建站优先级最高的未必是 mastodon,而是 wordpress 啊。把这两套系统同时塞进一个服务器,理论上是能做到的,但其麻烦程度让我实在没欲望去折腾。而为这两个系统买两个服务器,又总觉得很耻辱,和小白们每个服务交一份钱有啥区别……

另一方面,尽管 mastodon 存在单用户模式,但真的建了实例只有自己一个人用的话,整套 mastodon 程序功能其实是很冗余的。所以对于个人用户而言,要做的可能并不是自建 mastodon 实例,而是寻找其它可以通过 ActivityPub 协议,和 Fediverse 用户进行沟通的程序。——目前似乎还没有太理想的。 write.as 正在做,我去试了试, 用户可以在 Fediverse 上 follow @fivestone@write.as ;wordpress 也有类似的插件(等我先给自己域名申请 SSL ……)。但似乎都只能让 Fediverse 用户「订阅」这个站点,而不能反向和他们回复沟通。

所以还要继续关注 Fediverse 的新进展。据说 nextcloud 已经可以支持 ActivityPub 和 mastodon 沟通了。——网上的免费服务器没这个功能,需要自建 nextcloud 然后挂载相关服务,哪位愿意折腾试试靠谱不?但似乎 nextcloud 还不支持发布 blog??(怒吼:为什么,明明这个更容易啊)。不然 nextcloud 就已经很一站化了。

保温杯

有些东西不亲手摸一下,是无法触发反向思维的。

前些天路过商店,看某个功能和样子都不错的保温杯打折,就顺手买了一个。这似乎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买保温杯,当时脑子里冒出一堆之前网络上「保温杯 = 中年人」的梗。当然我不会因为这样的梗而刻意去买或不买;但我承认买的时候,是有几分微妙的感觉的。不过我日常也不喝热水;只是偶尔几次泡茶,总是想不起来喝,把茶放凉,当然凉茶也可以喝,但终归和热的不是一个口味。所以买个保温杯,试试能不能改良一下喝水模式。


然而拿着保温杯走到厨房的一瞬间,我就知道它应该怎么用了!把冰箱里的冰镇可乐灌一壶到保温杯里,放在床头,然后床头就永远会有冰可乐喝!再也不用在喝常温饮料和反复下床去开冰箱之间犹豫了!这绝对是改善生活的神器啊!!我以前一直误解中年人了!!

兴奋地跑到 twitter 上炫耀,然后发现很多人有相同的体验:带着保温杯里的冰威士忌去混酒吧、去海边、去看球去听演唱会。这些人家里本来就有保温杯吧?用保温杯不仅给热水保温,也能给冰水保温。这在我的知识范围内,是非常容易就能想到的事。——事实上我也确实第一时间就自发想到了。然而在我实际买到/摸到保温杯之前,却一直在床头忍受着饮料逐渐变成常温,从来没想到过。


也有一些 diss 的回复。譬如鄙视我没有床头小冰箱的……我有过啊,但你们真的不觉得 床头冰箱 = 电暖器 + 噪音 吗?

有人说不锈钢保温杯不能装碳酸饮料、茶、果汁……因为会腐蚀。这也太瞧不起不锈钢了。食用不锈钢合金禁止使用铅、镉、砷等对人体有害的元素,而其它微量元素的抗腐蚀标准,也是在用醋酸高温泡煮的那种恶劣环境下,检测各种元素的腐蚀析出程度。——比碳酸饮料的腐蚀环境要严苛很多。

也有人建议说保温杯不能放碳酸饮料,碳酸气体释放会导致内部压力增加从而瓶体爆炸,或者瓶盖崩伤眼睛。这确实是个问题,似乎玻璃内胆的保温杯更危险一些,而膳魔师之类带吸管的小清新瓶盖,感觉也确实一点点内部压力就会崩开。但我买的是钢瓶螺口,目测结实程度,至少比塑料可乐瓶要强一些吧。现实中保温杯爆炸造成伤亡的事故,都并不是因为碳酸饮料,而是把黄豆真菌之类会发酵生成气体的物质,忘在杯里很久,保温杯变成了发酵罐,才压力破表的。

Avanti Fluid Insulated Bottle 750ml – $16

查不到保温杯的抗压标准(厂商应该是不允许在受压场合使用的)。常温下碳酸饮料瓶的内部压力约为 250 – 380 千帕,太阳晒的车里会达到 700 千帕。可乐瓶的抗压大概是 1000 千帕。


突然说下个月要去雪地宿营。我终于可以用保温杯灌热水了。

月饼节

话说我经常分不清月饼节、元宵节、粽子节,哪个节日对应的该吃什么……

前几天有人推荐吉庆祥的云南火腿月饼,我就顺手淘宝下单寄到家里。妈妈很开心。然而我今天收到朋友送的月饼,才意识到,妈妈开心是以为我买月饼给她庆祝中秋节……我当时就只是因为这东西看着很好吃,于是就买了。虽然也知道最近有中秋节,然而并没有把中秋节和买月饼联系起来……


前年这个时候有一门人类学的课,老师说下一周的主题是食物相关的人类学,大家每人带一种家乡的特色食物吧,然后一边吃,一边聊各自的食物文化。

我算了算,快到中秋节了啊,就去华人超市买了一盒速冻元宵……

上课时,我华丽丽地拿出户外用的气炉,把元宵煮熟,举着一碗元宵侃侃而谈:中国的很多节日,都是伴随着特定的食物的。譬如这几天的中秋节,象征着合家团圆,于是对应的民俗食物,也是圆…………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然后才明白班里另一个华人学生莫名其妙的诡异眼神……

笔记软件 Joplin

Joplin 当作笔记软件很久了,个么正式安利一下。

我用笔记软件基本是为了个人写作、记录想法、以及同步查看一些文本资料。对于富文本编辑、Web Clip、以及团队协作,完全没需求。最初用的是 Evernote,但自从印象笔记分裂那会儿,就基本放弃了。Onenote 这种连 Ctrl a 都不能用的笔记更是看了一眼就放弃。后来用了很长时间的 Simplenote,——这个确实不错,即使现在我也会向人推荐。只是如今对于把数据交给服务商而自己无法控制备份,越来越难以容忍,而且 Joplin 的一些特性确实感觉更舒服一些。

Joplin 的优点:

  • 不依赖于单一的服务器。笔记存储方式包括本机存储(不同步、或者手动用网盘同步),和多种网盘同步:Dropbox、Onedrive、Nextcloud、WebDAV(如墙内的坚果云)。而且同步时是从笔记软件直接访问网盘,不需要专门在电脑上安装网盘的客户端。
  • 各个平台的客户端种类完备:Win、Mac、Linux、Android、iphone……
  • 支持笔记文本加密,防止通过直接访问网盘或本地文件夹看到笔记内容。
  • 支持 markdown,软件界面还算友好,关键是可以调用其它外置编辑器来写作。也有 Web Clip 插件以及支持贴图,但我没用过这方面功能。
  • 支持多个笔记本,方便管理,支持 tag。
  • 开源。

缺点:

  • 缺少一个单纯通过 web 浏览器访问笔记的方式。如果没有任何电脑或手机客户端的话,很难通过直接访问网盘,来查看笔记。网盘上的笔记文件通常是加密的,即使不加密,每条笔记的文件名也是编码过的,并不能直观地从文件夹里找到文件。我问过开发组,能不能改成用可识别文本,直观显示文件名,被回复无法做到;虽然我觉得技术上应该是可行的。因为这个缘故,我到现在还同时在用着 Simplenote,以便偶尔在公用电脑上处理一些笔记。
    • Update:经推友推荐,发现已经有人做了通过浏览器访问 Joplin 笔记的服务器程序,基于 Python 开发,也已经有 Docker 的部署版本。但对一般用户而言,自建这种 web 服务器的门槛还是太高了。
  • 只有「笔记本 – 笔记」的两层树结构。——这个属于吹毛求疵了,毕竟除了 zimwiki 外,我也没见过哪个好用的笔记是支持多重树结构的。

社群品质

Jackie Kiewa 分析昆士兰传统攀岩者群体。攀岩被描述为逃避现代世界诸多弊病的方式:现代社会的高度可预测性、消费主义、以及以牺牲个人自由和自发性为代价造就的安全感。为了逃避这些而攀登的人,为了保持对这些的抵抗,就要执着于与这些社会特征相反的攀岩方式。他们坚持拥抱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强调传统攀岩和运动攀岩的区别。

但不是所有的登山者都乐于不安全,以及各种攀岩方式的边界并不是多么清晰,传统攀岩者也不能完全拒绝玩室内顶绳。当表面差别变得不清晰的时候,对差异化的渴望,使得传统攀岩者从结构化的区分(用技术、攀爬方式、装备来区分攀岩风格)转向对「象征性行为」的强调。传统攀岩者们应具有某种品质:如保持谦逊(即使面对菜鸟),不谈论自己的成就,在户外安静不喧哗,不询问别人等级,长期全情投入……不遵守这些伦理规范的人,可能会被群体排斥,而不再是纯粹的自由选择。

这种「不宽容」不仅仅是攀岩,也是每一个没有明显边界的社区的特征。现代社会对宽容和多样性的强调,使人们的归属感从整个社会转向多种亚文化,但亚文化群体为了强调排他性和差异性,又导致了不宽容的发生。这种矛盾存在于每个社会,无论社会规模大小,都试图通过道德标准来维持一套预设行为的延续。然后渐渐地维持的力量从道德本身,变成因为害怕惩罚(另一种不安全性)而顺从。

Kiewa, Jackie. 2002. “Traditional Climbing: Metaphor of Resistance or Metanarrative of Oppression?” Leisure Studies 21(2):145–61.

虽然我很怀疑传统攀岩者们,是否真的像 Kiewa 描述的那样。而我要研究,是城市攀岩者们表现出的一些恰恰相反的特征(或许他们已然「顺从」)。但这套框架远不止适用于攀岩。事实上我联想到的,是那种在社交网络上的孤寂感。那种大家讨论的东西虽然正确,但话题和方式越来越同质化,而造成的孤寂感。批判性思维抑郁的地方就在这里,每次在人群中发现某种特征,然后就会想「我可以不必这样」,然后就会孤独。

记梦录 2020-8-1

搬家,只睡了三个小时。梦里我去偷JK罗琳的一份叙述,但她似乎知道这件事,隐约地观察着我。罗琳和扎克伯格是夫妇,我计划混入某个和扎克伯格谈业务的哥伦比亚考察团,最终因为考察团行程改变而放弃,但得到了一些关键信息。后来不知怎么就到豪宅里面了,喝着一种据说是配方源自罗琳的翠绿色饮料,和一个女伴(很熟但醒后不记得是谁)躲在一个大厅里,计划引水灌入豪宅造成混乱。混乱开始后我们跑到罗琳的书房,书房和卧室隔着一道巨大的帘子,我们找了一圈没找到,就藏在帘子后面,等着水漫进来后,罗琳进来慌乱地收拾东西,此时的豪宅布景和阔太太画风很像拉里弗林特,罗琳走近帘子似乎发现了我们,我让朋友先跑,然后向罗琳投掷麻醉针,第一发没击中,我只好越过帘子,近身用第二发麻醉针刺中她。然后发现帘子对面居然是一个大泳池,十几个人在开趴。于是计划失败了,我在被捕之前,索性坐在泳池边上泡脚,和扎克伯格皮笑肉不笑地寒暄一下,旁边是茫然无知的哥伦比亚团长。罗琳问我翠绿色的饮料好喝么?我和她聊着天,忽然想撩她,于是内心一边反思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因为想脱罪,一边确实越聊越开心起来,聊关于生活、选择、互相理解、孤独,很多细节忘了,像是面对心理医生似的吐露,却也能清晰感受到对方也是在真心而开心地内心交流。后来还谈到了 transgender 事件,但其实脸盲如我根本不知道罗琳现实长什么模样,对面是否真的是她。后来开心的同时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灌了什么魔法药剂,又开始怀疑坦诚沟通到这个程度,对方是不是就有了我的心理数据,然后造个假人把我取代了……

醒来后发现 twitter 上居然一群人在开心地云酗酒,心理挣扎了一下,是赶紧继续睡觉明天还要去参和据说强度很大的跑步训练营,还是……在线对酌一口,把梦写下来。

社交平台的六围

对各种用户提供内容的平台进行评价和比较时,我觉得大家争吵的,往往是不同维度的东西,而每个人更在意的方向并不相同。我列了一下,大概有这些因素。首先要做的,是自己打个权重,看看你对每个因素是不是真的在意(譬如公众传播度在有些人心中的比重,是远大于帖子是否会被删的——这未必是坏事)。然后就可以像游戏里角色的六围那样(其实列出来的不止六项),给每个平台逐项打分。

  • 思维自由度:你在写东西的时候,多大程度上,会受到其它因素的约束和干扰?这不仅仅指在真理部面前进行自我审查,也包括你所在的社区的发言氛围,以及你是否介意朋友们看到你发言时的反应。
  • 信息存活性:你的发言会不会被删,以及在更大范围上,你所在的平台会不会突然就没了……(或许这两条应该分开算?
  • 信息持续性:一方面是指热度:文章会不会过两天就沉下去,再没人关注(其实所有平台都会这样)。另一方面,哪怕没人关注,你是否希望文章一直存在,被需要的人偶尔搜出来看看?还有一点就是,当你换了平台,或者换了图床的时候,能不能用某种技术手段,让你的外链一直有效?
  • 便于讨论:你的文章是否便于让同好们进行讨论?以及,你所在的平台是否能聚集你的同好?
  • 公众影响:为了赚钱或者社会责任感,你是否宁愿自我阉割,也希望文章尽可能地被更多人看到?
  • 跨平台开放性:文章是否能让平台之外的用户看到?
  • 隐私安全:如果作者没有主动泄露个人信息,平台的架构以及管理人员,能否防止你被喝茶或者被人肉?
  • 技术便利性:建站、管理、日常访问、翻墙……是否方便?(其实我应该把管理员和普通用户分开的)

此外当然还有更多的参考因素(界面美观、用户体验、是否免费……),这里只是提供这样一个比较的思路。

我这里随手列了几个例子。一些网站我不常用没什么发言权:Facebook、Lofter、Matters、AO3、豆瓣……大家可以自行吐槽。

以下是吐槽部分:

  • 虽然 Mastodon 最初是作为避免 twitter 越发严重的政治审查而存在的,但目前各个实例中的用户趋向(或者说他们希望能趋向)同质化,导致目前给我的感觉,在 Mastodon 里说话的自由还不如 twitter。
  • 在 Google Reader 的时代,以及 Disqus 等平台试图统一 blog 评论体系的时代,blog 的讨论性是接近四颗星的,但目前只能用凄惨来形容。虽然每篇文章还是有评论区,但大家宁愿在 twitter 的链接下面回复,而没有人去文章下面留言了。
  • Facebook 这种完全建立在实名上的讨论群体,以及随之关联的发言规范,和我完全就是不同的世界,索性不予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