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博物馆 – 2

从人富论的角度,生活只是不停地付出成本拿回收益的过程,各种各样的放弃投资这个选择奔向那个,当然大多数情况付出的只是时间成本,所以貌似一直在进步,也有的人说我从来没选择过啊,只能说其实每一步都可以选的,也许你没意识到的其它选项里就有更值钱valuable的东西,也有人意识到了,但有人认为A的价值高有人认为A的价值低,所以才有了股市期货,所以才有了各种不同的人生,题外话。所以对有同级别选择目光的人来说,最初拥有的资源确实决定着你能达到的高度,体验流更是如此,题外话。

这些在情感领域的导数层面上依然说的通,且显得不那么市侩了还很文艺范儿:总有些时候你觉得你把持的有些东西是那样累那样难以继续,想是不是算了吧就此放弃——多数情况下这其实是对毅力的考验,但有时你明白确实到了考虑要不要放弃的时候,选择继续确实会让你付出更大代价,或者影响在其它方面的效益,于是开始在感性层面做理性评估(这确实是高难度的活),天平某端那些你认为持有时间较长乃至与生俱来的,我们不妨定义为纯真。

我是相信人性本白纸的,所以所谓纯真也只是受幼生环境的影响,所以帕慕克可以一脸幸福地理所当然地缅怀他对小三的爱慕,有些人是读哈利波特长大的,所以她的世界里你是风儿我是沙,是的,我们说的是导数层面,不是还要不要爱她还是爱谁谁,而是爱情本身在心中的比重,不是只有阿Sa才能代言疫苗,而是选择忠贞或性开放哪个会让你持久,不是你不喜欢所以无所谓欺骗,而是开始决定不必用善意去对待所有人:对这类人无所谓应付一下,然后是那类人、那类人。。。

这个读者圈应该都明白那些为了爱情/婚姻/小鸡鸡(我刚刚帮某人找回了他的旧wordpress主题)死去活来的人是因为他们下班后除了这个没其它的了,即使有其它仍会死去的也可以通过降低其比重而活来,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王道,貌似相信这个是不是王道也属于纯真选择之一。就像【本文主旨】我已经有时对自己说算了就这么让自己做asshole也无所谓吧,无论选择什么,其实这想法出现的那天自己就已经是asshole了,总有一天会选择成为asshole的,然后只是那个hole的深度不同而已。

------------------------
这些说的只是理想和理想间的抉择,不是理想和现实间的抉择,关于后者我只想说理想(哪怕是绝望的理想)和现实是可以并存的,即使哪天你因为现实而放弃了什么,成为自己不喜欢的人,你也仍然可以保持这份不喜欢,不要因为自己已经这样了所以要让自己喜欢这样,干出屁股决定脑子的事。不断地鄙视自己并不是多么难受的方式。

记梦录 2011-3-21

忘了是做梦还是清晨躺在床上yy,我去了达兰萨拉,达赖喇嘛退休后,当地风云变幻,我混进了见面会,然后无意中救了达赖喇嘛一命,子弹打在我身上,被揣在怀里的铝壳版Kindle挡住,没受伤,事后我还在慢动作回放用kindle挡和用R-D1挡哪个更有型一些(嗯,现在可以差不多确定是yy了)。然后我就可以辞去工作靠着这份人情来做人类学研究了。

记梦录 2011-2-8

梦见我是胡锦涛温家宝的秘书,三个人去江浙某地的交通局视差。很奇怪的地方,明明是内陆两山之间的峡谷就像攀枝花那种,却说此地四通八达南北可以发展工业东西和沿海连通商贸。副局长和本省总督作陪,喝高了胡温突然变身毛周,毛拍着桌子一口北方痞子腔,说谁谁和我关系倍儿铁,过年上我家拜年磕头邦邦的。从酒桌到礼堂开会的路上我搭讪局长那边的秘书mm。这时候突然冲来一群人刺杀,时间紧迫,我只来得及调出DOS界面用debug把毛泽东的各项数值调高。然后场面变成了介于D&D和曹操传之间的战棋回合制,我在场外控制毛护着周在追杀中逃到指定位置,打到一半就醒了。后来打盹时我一直反省为什么毛泽东只会用火球术,防护系法术一个都没用,难道我改的是塑能系术士?梦里面控制火球发挥最大效果且不能误炸到周恩来,很累人的。

南乡子

卧龙岗是沿着海岸线细细的一条,离岸3km外就有一片山脉,隔开大块的内陆。这样的地形必然每日里气象变换,几晴几雨,然而每天的变换也有迹可寻。这几周的规律是每到11点左右,就能看到阴云从山那边飘上来,遮住上午的烈日,有时云不够遮住,却也能清风习习。这边的树都不大,没有类似梧桐的大片树荫,此时公司外的某片小树荫下往往是没有车的,我把车挪到这里,窗子开道缝通风,这样我午饭时间就可以到车上舒服地睡上一觉。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所以,吾后,规律,或者说任何导数层面上的东西,都是需要数据积累才能够得出的。这和做游客时的体验并不一样。酷吧?要是再高一层我可以总结出一年中哪些时间中午晒或中午阴,但这个时候你就会想这种日子也太tmd恐怖了,就习惯性地考虑要不要离开。所以提升维度的代价就是以时间做成本。但也有时候对于低维的体验厌倦了,就想付出一些成本来求导。但你不确定这样做所换来的会否值得,暨考虑时间成本能否带来更高维度上愉悦收益。于是不光在选择做什么之间抉择,也在选择做什么维度间抉择,之间有恐怖的微妙平衡,恐怖得让人觉得丫太纠结了把这些踢开算了。我掰这些显然不是为了得出类似长短期不重要在何处不重要有观看的心情最重要这种读者体,只是说明复杂度的存在,从帕洛马尔到伊西多拉的路上我们娓娓这些作为消遣。又譬如要了解我就要花大把时间来泡我,但存在算法将其成本从指数级降到O(n)。以及。。。不知道了。地球人挥手。

小重山

其实为了妹子而跟到世界任何角落,本来是我一直yy的情节之一,尤其是战略层面上这方面能力终于渐渐齐备的时候。而到了操作阶段却发现还有好多技术性问题,譬如妹子哪里找,譬如跟过去之后做什么,譬如跟过去还要面对成或不成的概率以及相应的改变自己的机会成本,以及随之派生出的妹子会不会觉得这种跟过来代表着某种压力于是之前就先把我拒了。。。

--------------------
观十四爷华丽丽的炫耀帖(12),过去朝拜~

14:美国弄身份太麻烦
14:所以我准备回头女儿18岁了再申请亲属绿卡,哈哈
50:令媛是米国公民的?
14:诺的啊
14:我也算亲过美国妞了
50:。。。

我一直怀疑西直门的设计是故意的

为配合地铁4号线西直门站的改造,确保施工期间乘客的出行安全和施工安全,从3月24日(周二)开始,经由2号线西直门站A口、B口出站和换乘路径将进行相应调整(具体进出站路径见示意图),其他进出站路径不变,请各位乘客按照站内导向标志及工作人员的引导进出车站和换乘。地铁公司为由此给您出行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地宣)

话说 西北方是纯阳位,属乾卦,属金,有天命流动之说。
(当年共军从西直门和永定门两路入城,不是没理由的;火烧圆明园也有火克金破相一说)

而北京的位置为西北角近山怯水,引气流逸之相,所以如何抑制气运西流一直是帝都建设者们头疼的老问题。
城外近到索家坟远到中官坟,前朝都是有名的大坟场,为的就是以阴宅之体遏抑龙气西逃。
后来詹公修京包铁路,也有过引气外逸的辩驳。
解放后天朝在城北搞建设,阴宅全都平掉(尤其是中官坟成了中关村,这个专门埋太监,作用更不一般),争议很大。
后来解决的办法之一是建了北展,以及沿用原来的印钞造币总厂,以极禄之相镇压气运。
但后果就是金金相伴成燥阳之势。所以西直门一带的写字楼运势都不是很好,
貌似天朝唯一一个毙掉的局长就在西直门中仪大厦。

于是还回到原来的解决思路,即西北方阴气团的问题。
其实前朝几百年的阴宅酝酿,西北方阴气已然成势,勉强够用了,却只是死气一团团,调不起来。我猜西直门立交桥和换乘站的修建,可能有这方面的构思:故意把路修的让人不爽。桥上地下,每年几千万级别的人次走过,每个人都带着怨念,无数怨念累积起来,且绕着中心自行流转,慢慢地形成强劲的气螺旋,从而吸附周围流散的阴气资源,以达到阴阳相和,镇留气运的作用。

另一种说法是西直门地铁下面埋着什么魔器/秘密武器,需要生灵怨气每日滋养。。。

如果要给我送礼的话(实时更新版)

土萌萤胸托鼠标垫¥70
请我吃饭¥30 - $300
ColdSteel Paradox 甩刀$70
Kaweco/Bock 060 14k 金尖 EF$140
Olympus PT-058 相机潜水壳$400
造弓狼 魅影 便携复合弓¥3000
Hasselblad CX500 二手套机$600
Epson R2880 / R3000 打印机$500 - 800
Yamaha SLG200N 古典电吉他JPY 64800
Nikon D610/D750 全幅机身¥7000
随便到你们谁身边的往返机票¥3000 - 8000
折现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