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梅里雪山打游戏(触乐稿件)

两个月前在 twitter 上和 @maoz 吹牛,说到当年在梅里,不去游玩,宅在旅店玩 Diablo 2 的事情。然后被触乐小编来约稿子,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我有些担心,写下来会不会又是一篇无聊的户外游记,毕竟人家是游戏媒体……写完了感觉还好,十年前的,无论是游戏,还是IT相关的装备,都有很多值得怀念的东西。也算是还了十几年懒的写游记的欠账……

稿子改了两轮。很多年没和编辑打交道了。小编第一次改稿的时候,感觉是用他自己的语气,把整篇文章重新斟词酌句了一遍,看着实在不像是我能说出来的话。于是又硬生生把风格拗回来,删了一些离题太远的段落,加了一大段类似游戏攻略一样的描述。——时隔多年也懒的仔细考证了,忽悠旅店老板这种外行可以,被 Diablo 高手看到肯定会翻白眼。这个我承认。

也有人评论说:在雪山上玩游戏的那个环境,感觉就像在亚瑞特山顶打那三个远古野蛮人。想想真的像哦,但我不记得当时有没有带着店老板打到那一关了。

触乐的稿件链接微信版

我自己的定稿,在 blog 这边也发一份吧。还是有些不同的。


2009年的4月, 我在北京辞职后,暂时没事做, 本来想去黔东南徒步,路上想起三天后就是泼水节,立马买机票杀到昆明办老挝签证,但落地后才发现泼水节是老挝的傣历新年——昆明的老挝领事馆一周前已经放了年假,只好把过泼水节的地方,改到西双版纳。过完节在当地 1200 块钱买了辆二手摩托,沿着云南边上的国境线一路向北骑。雨季里沿途的土路都成了泥坑,每天在泥里翻车打滚,好容易才到了大理丽江一带的旅游区。对着地图研究了一番,决定去梅里雪山内转经。

一路上都很虐。到梅里雪山的前一天,在白马雪山垭口,摩托车爆胎。在海拔4200米的高度,翻山去借工具,自己卸下轮胎,扛着轮胎搭车下山去补,高原上饿着肚子加晕车,搞到肢体局部癫痫,最后还赶上雨夹雪……等我终于抵达雪山外的小镇时,已经累得像死狗一样。

第二天,把摩托车寄存在山外的旅店,背着包爬了9个小时,绕过检票处,到了山里。梅里雪山上的村子叫做雨崩,分为下雨崩村和上雨崩村两个部分。我在下雨崩住了一晚,五一将至,村里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于是转天搬到比较清静的上雨崩。

我在上雨崩村口望了望,看到一家装修比较新的旅店。走进去,看到一个很大的露台,老板正坐在长凳上,背对着门口,在电脑上捣鼓着什么,并没有听到我的脚步。我走到他背后,准备打招呼时,瞄了一眼他的屏幕。

屏幕上的是……Diablo 2。

从旅店老板的背后望出去,就是梅里雪山。露台的屋檐很低,从我站的视角往外望去,雪山占据了视野超过三分之二的面积,仿佛伸手就能触到。我背着15公斤的登山包,一时间忘了放在地上,就那么站着,看着不远的雪山,和眼前的屏幕。老板用的是亡灵巫师,已经20级了,还卡在第二幕的神秘庇难所里,被打得晕头转向。老板大概把所有技能都平均加了一点,傀儡和骷髅们被挡在庇难所的小路上——本尊的魔力值已经被吸光了,一群怪物围着他各种砍。

我站在背后看了大概5分钟,叹了口气:“这个男巫你还是砍掉重新来过吧……”

老板猛地回头,愣了一下,惊喜地拍案而起:“啊!终于有懂行的来了!教我!”

“你先帮我开间房……”我把包放下,拿出笔记本,“另外,你知道这个游戏可以联机吗?”

— 关于装备的分界线 —

嗯,是的,首先,两个月的背包长途旅行期间,我是有扛着笔记本电脑的。 记得是 Compaq V3907, 六七千块,很普通的型号,用几层衣服裹了,塞在背包里,绑在摩托车后面,2000多公里颠簸下来,并没有出现问题。那时还没有Kindle,手机也只是小屏幕的 Nokia 5500,在旅行中看书时,还是对着电脑屏幕比较舒服。另外,那是我第一次旅行时,彻底从胶片相机改用数码单反,相机的存储卡只有 2GB,拍 RAW 不到 200 张,背着笔记本,就可以每天把相机的照片导到电脑里(数码伴侣很贵的)。

当年的手机信号还是 GSM 2G。 新浪微博还没出现,Twitter 已经不能直接访问了。我在用一个叫「嘀咕」的山寨 twitter,可以在国内用短信或者 MSN,把路上的文字发给嘀咕,再由嘀咕自动同步到twitter。 然而当时雨崩村里的供电还是靠太阳能,手机的基站也是,所以只在白天有电的时候才有信号,信号效果也很差。村里晚上还是用蜡烛照明,按理说玩游戏的电也是没有的。然而旅店老板从山外扛了一台小号的水力发电机,扔在店外的小溪里,于是在水力充沛的季节,就可以24小时玩游戏……

WIFI……当然是没有的,也没有接网线用的路由器。那个时代的人类,把网线里面的两组导线,互换位置,直接插在两台电脑上,就组成了只有两台电脑的局域网。这样的网线我随身带着一根——当然不是因为预见到有人会和我联机打游戏,而是在路上如果需要和其它电脑之间传输文件的话,在没有 USB 3.0的时代,用网线直连然后共享文件夹,是最方便快速的方式。

就这样,老板向我炫着发电机,我向老板炫着联机线,我们并排坐在露台上,对着梅里雪山,开始联《暗黑破坏神2》。当时是下午3点多,正是阳光变得柔和,不那么刺眼的时候。山顶渐渐被染上黄昏的颜色,想起马骅的诗——我最爱的颜色也是白上面再加一点白,说起来,过两天出山的时候,记得去他车祸的地方看一眼。到了日落时,云层渐渐厚了,我抬头看着山巅的风卷云舒,眼角屏幕里小怪物一波波涌来。好像之前的计划是赶紧找个旅店把包放下,然后去冰湖逛一圈的?算了,随它去吧……

我并没有问老板,为什么直到2009年才开始入Diablo 的坑。事实上,当时我的电脑里还存着一份 Diablo 2的游戏程序(还有《博德之门2》和《异域镇魂曲》),里面有各种穿着华丽装备的满级人物。我向老板介绍了每个职业不同的技能发展方向,一边讲,一边把相应的角色拉出来遛一圈,就像在新手村做顶级门派的嘉年华大游行。介绍完了之后,我新建了个野蛮人,带着老板开始推地图。

「老板你是为什么选择练亡灵巫师的呢?Anyway,good choice!男巫是一个对技巧性要求很高的职业,像你这样平均加技能点是不对的,一般来说,常见的发展方向有大概七种。最常见的选择是只练一只傀儡,而且未必是技能树越后面的傀儡越厉害,看起来最弱的土傀儡,其实有隐藏的减速效果,点满了当成肉盾,非常好用,血量仅次于变熊的德鲁伊!最弱的骷髅兵点满了也很强,反而是练复活的意义不大。最炫的是玩控场技能,每个技能的范围半径,其实是有讲究的,举个栗子,用恐吓把一群怪物从你身边吓跑,跑开一定距离后,用一个大范围的混乱,这个时候你和怪物的距离要大于怪物之间的距离,于是怪物以你为圆心围着互掐……好吧我知道这么搞过于刺激了,练骨魂去砸人也是可以的,但输出就比不上其他职业了。那个毒匕首的技能你看到了吧,把这个点到满,拿着匕首上去戳,伤害高到爆炸,但男巫这种身板玩近战,如何加属性点要慎重考虑……」

老板:@#¥%…………

「别愣着,跟上啊!等一下,你设置点错了,现在我们是在pk状态,这个级别你绝对打不过我这个野蛮人的。早年有个版本的野蛮人有跳劈必中的bug,太违规了,后来改了就好对付多了。最好对付的是圣骑士,没练过飞锤的圣骑士,用骨牢加反弹伤害,轻松就能困死,但如果有个圣骑当队友的话,召唤几十只骷髅配上圣骑光环,实在是绝配。但其实男巫最好玩的队友还是男巫自己,当年我们在Battlenet上建了个男巫团,六个不同风格的男巫一起玩,对硬件的要求实在是感人……」

我一边引路,一边随口说着,不顾老板发晕的眼神。很多年前,那些最细微的操作,在这种不停地唠叨中逐渐清晰起来。当年上大学住的还是老旧的宿舍楼,大家动手把每个寝室都连通了网线,但整栋楼对外的网络非常差。所以网络最终的作用,也就变成了在局域网里打游戏。三层楼,每层32个寝室,每个寝室平均四台电脑,一个三百多台电脑的巨大的局域网。只有到了元旦或者国庆放假的时候,宿管才会通宵供电,然后所有寝室,都打乱了顺序,按照不同的游戏进行分区,大家找自己想玩的进去联:这边四个寝室是实况足球,旁边四个是拳皇,键盘是从实验室临时换过来的,放心砸,那边半层楼都是星际,暗黑破坏神和极品飞车在楼下,三楼角落里是棋牌类和单机的大富翁,楼梯口是英雄无敌,是啊,那群变态玩个英雄无敌也要联机,怕被别人看到屏幕……

虽然一直带着老板打游戏,但住宿费我还是有交的。店里也有其他客人,老板给他们炒饭时,我也跟着蹭。蹭完饭继续打游戏。后面的两天都没有出门。其实也没有每天联机到很晚,晚上的山里还是满冷的,露台上冻的待不下去,只能回到房间里裹着被子取暖。那根联机的网线也不长,我并没有和另一个男人凑在床上打游戏的习惯……所以晚上都是老板一个人回房继续自己摸索,白天起床后看看他的进度,让他开个传送门,我直接跟上去。

玩了两天之后,我还是出门了,去雪山脚下的冰湖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旅店里又住进了一个旅游团,十几个人。听上去,这个旅游团之前和老板约定好了,老板会为他们安排篝火、烤肉之类的项目。但老板这几天痴迷于打游戏,懒得去安排这些活动,甚至连饭都不是很想做。于是旅游团的人们非常不爽,住店的钱又不能退,只好晚饭时集体去村里的另外一家店消费,以示愤慨。我站在店门口,看着游客们远去的背影,以及奋战中的店老板,毅然起身,跟着游客们去蹭饭……

第二天我就出山了。临行前,我赠给老板一堆所有技能+n的护符,并没有留联系方式。

这已经是 10 年前的事情了。《暗黑2》好像是 2000 年发布的,然而我不想再往前回溯 10 年,回忆最开始时是如何在寝室里联机砍大菠萝,以及更久远的Diablo 1代时的样子。在 2009 那一年,我连《魔兽世界》都已经退坑了。玩游戏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旅行,其实是很散漫的事。在WOW里好几次把角色练到 60 级,以及版本更新后的 70 级,都是一个人在做任务体验剧情。升到满级后就玩不下去了,实在受不了和一群人每天在固定时间下副本,感觉像上班一样。

几年后的 Diablo 3 我当然第一时间玩了,也第一时间骂了,还因为和朋友恶意剧透而被打。那个中国玩家在暴雪论坛“fxxk your DAYE”的故事,我至今还在语言人类学的课上和外国人们当段子讲。还有 Torchlight 1 2 、以及 Path of Exile 那漫天星斗一样的技能树,都是很愉快的体验。但一个人玩毕竟乐趣有限,通关后也只是尝试了一下其它角色,没有再完整地二刷过。遇到以前玩过Diablo 2 的朋友,也把这些向他们推荐过,大家也都很喜欢。然而,在后来的很长时间里,我们终归找不出几十个小时的时间,让大家一起尽情地投入在上面。

我一个人也能从 ARPG 中获得乐趣,但更多 ARPG 的乐趣,还是在于和朋友们协作的过程。这个说法似乎和我刚刚对《魔兽世界》的吐槽自相矛盾——然而对游戏的融入与否,solo或是协作,并不是简单的0和1的选择,融入的方式也有很多种。我并不是 lonely warrior,我也渴望着归属感和群体认同,但这不代表我接受 WOW 那种社交模式。事实上,我从来没有通过游戏而交到新朋友,而是把更多的朋友引入更多的游戏。看那些因为魔兽世界或剑侠情缘而相识的人,在各种社交网站快乐地聊天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羡慕;但想了想,除了游戏,和他们也并没有什么可说的,而游戏也不是我一直想说的内容。我喜欢游戏,就像我喜欢旅行,以及喜欢很多其它运动一样,喜欢并不一定意味着我需要为它改变自己的方式。我不想按照游戏中的指令,一定要摆出某种姿势,才能体验到乐趣;而是希望在各种游戏中,可以遇到一些让我维持着自己的舒服姿态,就可以享受到的欢乐。

在梅里雪山上的那回,并不是我最后一次玩 Diablo 2。两年后表妹考上大学,来我家玩——终于到了玩游戏不被骂的年纪,但是玩什么呢?两个人面面相觑。双方这些年玩的游戏,并没有什么交集。

“要不,还是联一会儿 Diablo 2 吧。”表妹说,“就像以前放假,在你家玩的那样。”
“好啊。”

那些能够在旅行的时候,在没有信号的山里,大家碰面时联机开心一下的游戏,确实越来越少了。如今即使是所谓的单机游戏,每次启动都需要联网验证身份(好吧我承认当年玩的 Diablo 都是盗版)。去年在印尼的小岛上做了一个月的田野调查,住的村子里只有 2G 的网络,和 10 年前一样——然而那种每秒几 KB 的网速,在现在的手机上,已经是任何 App 都打不开了。

村子里并没有电脑,却有着手机和各自廉价平板,没有网络也就打不开网游。偶尔闲下来的时候,看村里的孩子们无聊地玩着单机的 Alto’s Adventure 和 2048。当时很想问问他们:“你们听说过 Diablo 2 么?”

然而我电脑里,已经没有了那份游戏拷贝。

小人国游记

Cockington Green Gardens(website),Canberra近郊的一个以微缩景观为主题的公园,已经有40年历史。公园分成英国区和国际区,每个也就一个篮球场大小,成人门票21刀。很多游客进来晃了十分钟也就看完了,确实不是很划算。然而对公园的老板进行采访,每个模型的背后,都有非常有趣的故事,比单纯的游客观光,好玩太多了。

公园建于1979年,一直是家族生意,园主的爸爸当年在英国晃了一圈,回到澳洲后,产生了做模型公园的念头,让英国的澳漂们怀念一下英伦风情。模型都不是什么标志性建筑(除了园主自己年轻时第一次做的巨石阵),都是英国各地的真实场景,被忠实地复刻下来。

船闸两边居然真的做出了水位的高低差异。
这排房子的其中一间是园主叔叔的,园主年轻时在里面住过

90年代,多元文化的理念逐渐流行,园主经过几年准备,在1998年增加了国际区。这个区域渐渐受到在Canberra 的各国使馆的关注,很多大使都希望把自己国家的建筑也加入到里面。他们向公园提供制作经费,每个模型都需要几千小时,几十万刀的制作费用。对于选择什么模型代表每个国家,大使馆和相关部门也参与到决策过程中。各个国家选择的风格不同,有的选择奇观,有的选择日常建筑,有的倾向于原住民,有的则直面展示殖民的烙印。这个过程讲起来非常有趣。

St. Mark’s Church, Croatia

最开始进入国际区的,是哥伦比亚、挪威、爱尔兰。后两者都是普通的欧式风情;而哥伦比亚选择的日常建筑,带有浓重的西班牙殖民风格。相比之下,秘鲁认为马丘比丘是唯一没有西班牙人痕迹的地方。西班牙人自己则选择了风车(旁边有在练习刺杀的唐吉珂德)。

Pueblito Paisa, Colombia
Machu Picchu, Peru
Spain,风车下面有金属丝做的,练习刺杀的唐吉珂德

新西兰和土著团体进行了认真的协商,然后大家一致决定选择标志着英国人最早在此定居的欧式庄园,而不是毛利风格。 1840年白人和毛利人在这里签订 Waitangi Treaty,对原住民也有历史性的意义。

Treaty House, New Zealand

阿根廷要建摩天大楼,但园主说不行,摩天楼哪个国家都有,最终选择了号称探戈发源地的那个小镇。菲律宾选择了民居作为代表,后来也经常有人不同意,想搞现代化奇观……

La Boca, Argentinia

墨西哥选择了现在已经不存在的,被淹没了的城市。

Tenochtitlan Aztec, Mexico

捷克、斯洛伐克,要求不要把他们的模型放在一起。虽然一共就没多大地方,但还是要求不要紧挨着。捷克先来的(幸亏不在中间),于是斯洛伐克被放在国际区的另一边,并且希望做的比捷克更精美一点点。但二者的风格其实很接近。「保养维护的时候,其实他们都是紧紧挨在一起的,不能让大使馆的人看到,」园主说,「还有以色列和那谁谁在库房里也挨着……」

Karlštejn Castle, Czech Republic
Chateau Bojnice, Slovakia

南非的建筑,被南澳的一个酒庄老板看上了,要了结构图,把自家酒庄建成和这个一样的。

South Africa

英国区所有模型的比例都是1:12,国际区这边,则各不相同,从1:12,到18、35、100……印度尼西亚选择了婆羅浮屠,他们希望把这个做成园区里最高的建筑(目前最高的是旁边的捷克),但公园觉得太违和,太影响整体协调性,最后还是选择了1:100的比例,看着很挫。

婆羅浮屠是在印尼制作的,走外交的渠道寄过来。当时是悉尼奥运会期间,禁止武器入境,他们外交渠道运进来很沉,里面还放了其他东西(暗指枪支),最终老板拿到的邮包被拆过,其它东西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Borobudur Temple, Indonesia

除了英国他自己住过的那个,园主几乎没去过任何一个模型的实际地点考察,都是在网上找照片,根据照片里某款车的尺寸,确定建筑的尺寸。佩特拉神庙的照片基本都是仰角,花了很大力气才确定真正的比例。

Palace of Darius, Iran
Petra, Jordan

乌克兰,糅合了两种不同风格的教堂。另外确实有很多穆斯林表示抗议,为什么有教堂没有清真寺。

Ukraine, St Andrij Church

印度,园主很想做泰姬陵,但最终大家认为这个太烂大街了,最终选择了德里红堡的 Lahore Gate。 说起烂大街,中国大使馆曾经派了一群技术人员要来建长城(大家一致表示无奈),实地测量了一番,和园主开了个很郑重其事的会议,就没有然后了……埃及也跑来要建金字塔,后来也消失了。

Lahore Gate, India

韩国,找了一堆宝塔的照片,大使选了其中的两个,但后来人们表示这个只是大使的偏好,其实没啥代表性。

Korea

阿曼,做模型的时候,建筑本身还没建完,公园经过大使馆许可,也把模型做出了建筑中的状态。

Jabrin Fort, Oman

这个并不是在讽刺委内瑞拉穷……而是模型本身还没做完,就放了一个建筑工地做象征。

El Capitolio, Venezuela

叙利亚的帕尔米拉古城,据说全世界只有两家有做它的模型,一个在这里,另一个在某个迪斯尼。

Triumphal Arch Palmyra, Syria

没有中国、日本,没有美国加拿大(老板:美国人才不在乎这个),一堆前苏联成员国,也就无所谓俄罗斯了。园区的空地好像只剩下一两块可以安排,年底推出孟加拉……

公园的日常盈利主要靠门票,纪念品商店会赚一点钱,餐厅和园区里的小火车基本不盈利。公园有35名员工,算上工资和日常维护成本,园主说基本不怎么赚钱。一些旅行社把这里安排到外地游客一日游的项目里,游客从大巴下来匆匆逛一圈就离去。不同的时代,游客的种类也不同,「早年的中国游客都是排着队一步步蹭进来的」。另一个营业范围是政府部门的酒会,Canberra作为首都,有120个大使馆,园区里模型就有30多个国家。每年上百个国庆节和其它节日,在Canberra这种荒芜地方,有很多活动会安排到这里。园主兴致勃勃地回忆以色列大使在这里办酒会时的超高级别安保措施……

Masada, Israel

脸盲人类学家

(印尼某岛,婚礼男方筹备会)

:嘿,瞧那个人,不是我们第一周去的天主教堂的神父吗?

:是哦,他来做什么?这家人不是这个村里唯一不是天主教而信基督教的么?

:咦,是这家么?墙上贴的不是天主教的画么?

:明明是基督教的画啊!你自己就是天主教徒你不认识么?!!

:呃…我分不清。那个人,其实是我旁边那位女士的丈夫。

: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她手机壁纸图片了……

:好吧……你旁边的女士…怎么可能?!!这位女士是村里基督教堂的神父啊!!!

:呃,你确定没认错?哪个教堂?

:确定没错!就是我们第二周去的那个基督教堂啊……(忍无可忍)算了我直接问她,女士,请问那个人是你丈夫么?

:是啊。

:?!!你…是基督教神父,而他是天主教神父??

:哦,那个天主神父啊,他和我老公是堂兄弟。

:……………

克久拉霍 Khajuraho

克久拉霍 Khajuraho 的色情雕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在几个主要神庙侧面最中央各有两三幅,其它的就只是在大量正常非色情的神态中见缝插针,角落里放上几幅。所以在这里并不能学到什么新技术。。。

雕像本身确实是极为精美的,相机拍下来,回到旅店,电脑上放大了一幅幅看过来,尤其是很多单人的不涉及色情的女体,感觉极好。最美妙的地方在于,雕像和雕像之间,并没有完全独立的隔断,整面墙仿佛就是一个大社会,每个人都在上面演出自己的生活。离得太近的几个,神态中似乎有交流,却又有各自的独立生活,小圈子里互相掏摸几下,咸湿的和旁观的,都是泰然自若的安详神态。这种微妙的感觉很喜人。

FIS2015002G0614-2063

FIS2015002G0614-1980

FIS2015002G0614-1956

FIS2015002G0614-2001

FIS2015002G0614-1953

把猥琐的整理出来一些,做个拼图。有几幅很有名的,譬如操马那个,转了两圈没找到,也就算了。

FIS2015002G0614-kho

Where is Sonagachi?

Yes, Kolkata, the largest red light district in Asia. Believe it or not, I went there just for curiosity… Anyway, I found it’s not easy for foreigners to find the place quickly. There is no “Sonagachi” the point on Google Map. To google the name, all the results are not quite clear.

Sonagachi is located in North Kolkata near the intersection of Chittaranjan Avenue and Shobhabazar with Beadon Street.
— You will not find “Shobhabazar with Beadon Street”.

about one kilometer north of Kolkata’s Marble Palace area.
— It’s true, but it does not mean you could find it.

from sova bazar metro station Sonagachi is 3 minutes walking distance.
— Also true, but which direction?

The GPS coordinate on Wikipedia is not accurate as well. Actually, the red light district is not very large as you imagine. The central brothels area is smaller than any large casino in Las Vegas. Especially in daytime – maybe you are afraid to visit at night – most of the brothels seem no difference with other buildings. Walking on the street over 34 Celsius, guessing whether the lady walking around you is a prostitute. What an absurd adventure, I talked to myself.

It took me more than 2 hours seeking between Marble Palace and Sova Bazar, till I give up to find it via Google. I tried to take a tu-tu Taxi: “Sonagachi? Women?” Surprisely (but I like it), many Taxi refused to drive me there. Some of them just showed me the direction. Then I kept walking and asking, finally I found it.

20150602_sonagachi_map

The main streets of the red light district are Gdurgacharan Miira St and Abinash Kabiraj St. In each alley you can see many brothels and pimps and prostitutes, but they are not very far from the main streets.

Considering the street names always change in India. I think the correct GPS coordinates should be < N22.5929 E88.3618 >.

Sonagachi is dangerous, with its HIV rates and some blackmail issues in the deal. But it is not so dangerous if you just want to have a look. The district is close to city central. On Gdurgacharan Miira St there are food and grocery stores. Many local people live there as a normal India busy area. At the crossing of the two main streets, policemen sit aside the shrine, with or without uniform, but it seems they are just to prevent violence.

Following my instruction, two young girls in my hotel visited Sonagachi at the same night. Of course they gained a lot of weird eyesight. Anyway, at least on main streets, they were secure.

FIS2015002G0602-1680

澳大利亚护照 – 适用国家

· 大多数资料引用维基百科,编辑过程中觉得过时或者含糊不清的,经查询后做了修改。后来索性把地图重新标色了一遍,算是复习世界地理。

· 维基的地图颜色,主要根据是否免费来区分的;对布朗星人而言,在签证费不算太离谱的情况下,是否能随时想进就进,显得更重要一些。所以新填色的优先级是

免签 > 落地签(无论是否收费) > 电子签证(ETA) > 预先申请签证

· 号称免签/落地签的国家,要从任何口岸都能落地签,才算数的;很多国家只是直飞首都机场才落地签,如老挝、柬埔寨、巴拉圭……都被我归到红色里面的。而且免签的时间不能太短,好歹也要7天以上吧。(尼玛中国还号称北上广蓉72小时过境免签呢。。。)

国家列表:
Continue reading “澳大利亚护照 – 适用国家”

拉拉 – 15

我仍在寻找没有在帕羊镇停下来的原因,没有在村子里住下,淌过那片绝美的沙漠到雅鲁藏布江边的原因。是因为奔驰的快感、对游客远离、安全感、旅途寂寞、还是像某人那样要把这段路留给姑娘……总之都是很矫情的结果。当然纠结到这个程度,即使停下来也是矫情的结果。没必要让旅行在旅行层面上做到最好,我只是在找自己的原因。

可以很轻易地归结为缺乏安全感。我指的当然不是治安方面。——这辆车可能随时会废掉。尽管花¥1200买车就是抱着「这个价钱坏在任何地方直接扔掉不心疼」的念头,但渐渐地还是期望能够骑着它完成旅行。几次故障都被我坚持着把车弄到县城修好。这段旅行可能随时会停止。这段旅行可能随时因为车子废掉而停止。——至少在这个因素上,我可以通过不绕路去古格甚至不在帕羊停留而减少车子坏掉的可能——如果真是因为这样,说明我对概率独立性在潜意识里还缺乏深刻认知。

其实任何进藏的车都可能随时废掉;任何在路上的车也可能随时废掉;我在悉尼没钱时也担心车子太久没保养哪天坏在路上会很麻烦。所以并不是西藏的路或者破摩托才引发的情绪;可以说旅行把那种因缺乏安全感而影响抉择的方式做了缩影。我在旅行之外也存在这类焦虑,随时会有什么把整个生活打碎:疾病、事故、牵动、国家……这些我很久前就写过,所以有新例子也只是在无味地证实,并不能给我更多触动。知道这些后,有人照常过活,如果世界末日真来了那就是命;有人设法降低风险和损失,但即使把安全系数提高到99%,命不够硬也会成为那1%……阿勃丝梦见巨轮着火;亨利米勒在借来的房间写作,「随时都可能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笔,这种事态一直是生活的常态」。这种焦虑并不会成为日常情绪的主流,能够变态地考虑这些的人,也当然能让自己从中解脱。解脱思路中最常用的一个,就是相信自己任何情况下都能文艺地活着,哪怕一切都发生了,又能怎样?

过了帕羊、塔尔钦、古格、阿里,就是真正的新藏线路段,风雪中千里无人的山口。我骑上这条路要去的地方。拉拉们在那边叫做达坂,红土覆盖的达坂、绿玉雕嵌的达坂。安久拉也会在那儿,裙裾烂熳,讲着初见后又经历的风景,如何能没有她。

2011.5,红土达坂

三藏的帐

还是先把这篇赶出来,不然吹牛时没有链接背景介绍,感觉怪怪的。

2011年4-7月,到成都买了二手摩托,沿川藏线进藏,新藏线出藏,后来计划有变,又沿南疆骑到格尔木,再从青藏线进藏,然后去逛尼泊尔。途中不时和各种朋友见面或者陪行,但大多数时间还是一个人。路线大概就是这样:

蓝色是骑摩托,绿色是坐车(深绿色是重合部分)。本打算在Google Map上描出每天的轨迹,一直懒得动手,就先这样子了。其中川藏是从南线到新都桥,经八美、炉霍到北线,又从昌都经邦达回南线然后到拉萨。全程(算上在拉萨周边闲逛)大概9000多公里。

就是这辆车。银钢125cc,经川藏、新藏、青藏,一路风雪颠簸,虽然上坡无力且时有小恙,却也功成圆满,赐法号〖三藏〗。

以及 @iswenyi 同学的华丽白描~~

摩托方面共花费¥1806。其中买车¥1200、卖车¥600(匆匆卖给朋友的朋友,不然能再多卖些),保养和修车花费¥1206。汽油方面,因为在工布江达丢了手机,先前记在里面的账目都没有了,于是后来也没再详细记录。但这辆车很省油,平均百公里2~3升,沿途油价在¥7.6~9.6之间(93号,偶尔加90号),9000公里花费的汽油钱,应该在¥2000以内。

———————-
Day 0,成都。买车¥1200,在金花镇的摩托市场转了一圈,二手摩托里这种朴实款的很少(大多数除了踏板就是二手也要六七千的雅马哈),也没得挑牌子,碰上什么算什么。〖银钢〗的牌子还是第一次见,后来得知是和〖力帆、隆鑫、宗申〗并称重庆四大摩托品牌……以节能(化油器的喷嘴比较小)为卖点——但这个不是我要的点啊!节能了自然就马力不足,上山时很不给力,要用二档甚至一档慢慢轰。但这次确实没出过什么大的故障,表现不错。

出发前又去配件市场。¥70买护膝和头盔。¥40配侧引擎盖、链锁、和行李架上的备用皮筋——但侧盖很快就又颠掉了;以及三天后在雪门槛,对着垭口上一公里长、半米多厚的雪,先挣扎着把车硬推过去,再回头背一趟行李,链锁和备用皮筋就捆在行李架上,过程中遗失,后来也没需要用到过。

D1,去雅安的路上换离合片和机油,¥80,属于旧车买来后必需的耗材更换。快到雅安时后胎被扎,挣扎着到城区边缘才换掉,¥20

D4,康定。早上出发前换掉本来就快磨平了的后轮外胎¥140和刹车¥25——例行耗材更换。另外前一晚被 @azoron 和 @demoi 挤上车,载着三个人去泡温泉,修车时发现后轮钢条断了9根……¥10

D15,鲁朗。链条被打歪,用二档柔着力道开了80公里,途中链条几十次脱落又装上,到鲁朗换了链条和固链器,¥80

D19,拉萨。例行保养。换机油;刹车;前避震漏油只换了一个,另一个螺丝拧不开了;调整化油器;护膝前两天丢了一只,这段路不冷,就直到拉萨才又买了一副;买了额外的内胎和火花塞备用;右手刹车杆摔断了,配上。共¥170

D25,仲巴。右手刹车杆在萨嘎又摔断了——在矮拉山口磕过底盘后,车子在平地就立不稳,每次倒下都是右手处先落地。。。¥5配上。

D29,狮泉河。换机油¥40,备用固链器¥15

D33,叶城。新藏线全程都无大碍,刚从新藏公路尽头出来,回到有人烟的地方骑了不到三公里,前轮突然爆胎,旁边就是修车铺。。。个么不用自己动手了,在车铺把拉萨买的备用内胎换上。外胎也磨损的差不多了,一起换掉,¥100。但一时兴奋忘形,被奸商换了劣质外胎,才跑了700公里,内嵌的钢丝骨架就断了,到塔什库尔干又要重新换一条。。。去喀什路上在路旁车铺调紧链条,¥1

D37,塔什库尔干。载着盼盼从喀什开到塔县。本来摩托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的:我留在塔县等着混巴基斯坦签证,摩托车让盼盼骑回兰州。在车铺帮盼盼把车子调养了一下,又换了条外胎,盼盼买单。

第二天盼盼打电话来,说在不到墨玉的地方,摩托后轮辐条断了八九根,在路边趴窝了——完全不能理解:车子开过新藏线都没事,昨天临走时还好好的,他一个人在柏油路上怎么会开成这样!莫非丫在喀什又偷着用这车3P了?。。。苦口婆心遏止盼盼弃车的企图。他在路边车铺住下,转天找来配件修好车继续前进——据说整个后轮都换掉了。。。

第四天,我托小贩从巴基斯坦弄来的外交照会又一次被我国海关拒掉,只好改变计划,坐了两天一夜的车,在且末县城追上盼盼。本打算继续两个人骑车去青海,然而……他换的那个后轮,是不合规格硬敲上去的,相对于中轴线歪了一点点,一个人骑不明显,两个人重量增加,后座被压下来,后轮蹭到车架的螺栓。去修车铺看了看,整个后车架已经被扭歪掉了,只有用机床才能校正回来。。。于是盼盼坐车去库尔勒转火车回兰州,我继续一个人骑——目标是青海,然后拉萨。

D43,若羌。后轮倾斜的问题突然加重,去车铺换了根后轴,又加了垫圈,勉强对正。另外换了个小喇叭,共¥100

D45,在柴达木车身突然剧烈摇晃。下车查看,发现中轴一边的螺母不知何时颠掉了,中轴已经退出来了一半。。。沿途找不到大小合适的螺母,只好一路用脚顶着,隔几公里就停下,找石头把中轴砸回原位。直到格尔木才配到螺母;车灯开关坏了,左手的开关整个换下来;换机油;固定镇流器。共¥40——车铺大叔听说是要进藏,价格上超级优惠的!

D46,沱沱河。中轴的螺母仍然不是很配(轴上的螺纹有些磨损了),渐渐又松掉,于是又一路用脚顶。到沱沱河,在中轴外端又加套了一个螺母,才算搞定,¥10

D48,拉萨。换机油¥30。至此大功告成,车已经可以卖掉了(在青旅谈过¥800的价格),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从尼泊尔回来后再卖,这样在拉萨期间也能骑着到处逛。后来办尼泊尔签证需要等着从家里寄旧护照过来,顺便等 @iswenyi 三天后在拉萨会合,就又骑车去逛拉姆拉措。。。

D49,曲松。过了曲松县城就又是烂路,20公里后,后轮(盼盼换的那个……)突然爆胎。我的工具已经在拉萨都处理掉了,只好往回推车,把行李架上的大包背在身上,在海拔4600m费力推了一个多小时,到小村子,和村民一起把摩托扛上路过的小货车,运回曲松县城¥50。换胎¥40;另外排气管中间本来就锈的快要坏掉,扛车时不堪磕碰,终于寿终正寝,¥140换掉。修完车已经半夜,懒得再去小旅馆砸门砍价,蹭着修车铺学徒的床过了一夜。

D74,拉萨。之前去尼泊尔的时候,把车寄放在多拉家,回到拉萨后,多拉说有朋友想买这辆车,¥600出掉。第二天就(有生之年第一次)坐青藏铁路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