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置硬盘上,加密安装 ubuntu

需求:

  1. 在便携硬盘盒(M.2 SATA/NVME)安装 Linux(Ubuntu/Zorin),以便在不同的电脑上都可以启动使用。
  2. root 级别的系统分区加密(使用 LUKS & LVM)。
  3. 不要把整块硬盘都加密,而是在硬盘上保留一个未加密分区。这样也可以作为普通的移动硬盘使用。

——这篇攻略和是否外置硬盘盒,没多大关系。普通内置硬盘也可以这样加密安装。

最新的 Ubuntu 22.04 之后的版本,在安装界面里自带了 LVM 全盘加密安装的选项。但是并不能满足第 3 条需求。所以还需要一些复杂的手动操作。

安装过程尽量围绕 ubuntu 的图形安装界面,对新人友好。参考并验证了这篇教程。但原文连同 /boot 引导分区也一起加密了,于是在配置上略显繁琐。我觉得加密 /boot 并不是很有必要,做了一些改动。最终的硬盘分区结构为(以 512GB 硬盘为例):

  • 大约 800MB,EFI 引导分区
  • 大约 300GB,LUKS 加密分区。在其中配置 LVM 逻辑分区:
    • 2GB,swap 交换分区
    • 大约 300GB,Ubuntu 系统分区 root /
  • 大约 200GB,普通移动硬盘分区

操作步骤:

下载 Ubuntu,制作 USB 安装盘(过程略)。——然后,强烈建议在整个安装过程之前,在电脑的 BIOS 里,把内置的其它硬盘暂时卸载。

插上移动硬盘和 USB 启动盘。从 U 盘启动电脑,选择 Try Ubuntu。最新的 Ubuntu 22.04 安装程序里,已经内置了所需的 cryptsetup 和 cryptsetup-initramfs 软件包。因此,整个安装过程中,应该不需要连接互联网。

首先,把硬盘预分区。分区软件有很多种,可以用原文的 sgdidk,也可以直接用图形界面下的 Disk 或者 Gparted。在硬盘上创建 GPT 分区表,然后分成:

  • 大约 800MB,EFI 引导分区
  • 大约 300GB,要加密的系统分区
  • 余下的约 200GB 移动硬盘

这些分区都先不用格式化。记住第二个分区的名字,本文假定为 /dev/sda2。

分区成功后,关闭分区软件,打开 Terminal 命令界面,执行 root 权限

sudo -i

将系统分区加密。按提示输入密码,——这个密码,就是以后每次启动时,挂在硬盘用的密码。和安装 Ubuntu 时的用户密码,并不是一回事。

cryptsetup luksFormat --type=luks1 /dev/sda2

解锁刚刚加密的分区:

cryptsetup open /dev/sda2 hd2_crypt

创建逻辑卷组(LVM),然后在其中创建 2GB 的 swap 交换分区,再把剩余的空间创建为系统分区(这两个分区的大小,大家自行调整):

pvcreate /dev/mapper/hd2_crypt
vgcreate ubuntu--vg /dev/mapper/hd2_crypt
lvcreate -L 2G -n swap_1 ubuntu--vg
lvcreate -l 100%FREE -n root ubuntu--vg

然后,运行桌面上的 Ubuntu 安装程序(Terminal 先不要关),在磁盘分区页面,选择 Something else,进行手动分区。

  • 把 /dev/mapper/ubuntu—-vg-root 格式化成 ext4,挂载为系统根目录 /
  • 把 /dev/mapper/ubuntu—-vg-swap_1 设为 swap 交换分区
  • 把 /dev/sda1 设为 EFI 引导分区

点击 Install Now,确认对分区的设置。注意,到了下一步创建用户的界面时,先不要继续。切换回 Terminal 命令行界面,正式安装前,在 GRUB 中启用加密(能看懂下面这些命令的话,也可以直接去编辑相应的文件):

while [ ! -d /target/etc/default/grub.d ]; do sleep 1; done; echo "GRUB_ENABLE_CRYPTODISK=y" > /target/etc/default/grub.d/local.cfg

然后回到创建用户的页面,点击继续,开始安装系统。安装结束后,先不要 restart。而是点击 Continue Testing。

回到 Terminal 命令行界面,chroot 到新装的系统:

mount /dev/mapper/ubuntu----vg-root /target
for n in proc sys dev etc/resolv.conf; do mount --rbind /$n /target/$n; done
chroot /target
mount -a

原文说此时需要(联网)安装 apt install cryptsetup-initramfs;但我用的 ubuntu 安装程序已经自带了,并不需要联网安装软件包。

添加密钥文件相关设置:

echo "KEYFILE_PATTERN=/etc/luks/*.keyfile" >> /etc/cryptsetup-initramfs/conf-hook
echo "UMASK=0077" >> /etc/initramfs-tools/initramfs.conf

创建密钥文件并将其添加到 LUKS

mkdir /etc/luks
dd if=/dev/urandom of=/etc/luks/boot_os.keyfile bs=512 count=1
chmod u=rx,go-rwx /etc/luks
chmod u=r,go-rwx /etc/luks/boot_os.keyfile

将密钥添加到 boot_os.file 和 Crypttab

cryptsetup luksAddKey /dev/sda2 /etc/luks/boot_os.keyfile
echo "hd2_crypt UUID=$(blkid -s UUID -o value /dev/sda2) /etc/luks/boot_os.keyfile luks,discard" >> /etc/crypttab

更新 Initialramfs 文件

update-initramfs -u -k all

此时全部结束。可以重启系统啦。


关于这个硬盘密码

  • 是用来防止,别人拿到这块硬盘时,无法查看硬盘的文件;
  • 并不能防止,当你登入系统后,因为系统漏洞或操作失误,而造成的入侵;
  • 这个密码,如果忘记了,硬盘里的文件,就再也无法看到了!!(有添加 recovery 的操作,但我觉得没必要);
  • 每次开机启动时,都要输入一次这个密码。所以,虽然密码需要足够复杂,但最好选一个,自己能方便记住,日常使用的方式;
  • 目前我还不知道,如何更改这个密码(参见 to do)……所以,暂时只有安装时这一次设置密码的机会。

to do:

如何更改预设的硬盘加密密码?用通常的 cryptsetup luksChangeKey 修改密码后,硬盘可以访问,但 ubuntu 不能顺利启动。如果修改后重新制作一遍 keyfile,不知是否可以?(一时懒得去试了……

安卓上的记账软件:Gnucash Pocket

最近又试了一圈 Android 上的记账软件。各种时兴的记账 app 里,仍然没有靠谱的。最终的选择,是停更了五年的:Gnucash Pocket,——Gnucash 的非官方手机版。Google Play 上早就没有了,只能自己编译,或者下载 2018 年的 apk(还很好用 😛


个人需求,并非面面俱到的记账;而是针对一些小项目(譬如一次多人旅行、入门一个兴趣领域时的投入……),记录相关的开销。所以,我的核心需求,是能够在多个项目间,方便进行切换,这一点,是市面上很多记账软件,无法做到的。

一些记账软件里常见的,但我并不需要,甚至会反感的功能:

  • 和其它 app、乃至和你的银行账户,对接数据
  • 繁复的报表(我可以导出到 pc 后自己整理
  • 实时汇率
  • 多设备、多用户,实时同步信息(这个还是想要的,但不是必需
  • 需要注册网站用户

很多年前我找过这样的 app,并没有找到合适的,也就放弃了。如今又把 app store 里的常见记账软件,试了一圈,仍然没找到靠谱的(一些上来就要手机号注册的,我就不试了…)。最终还是投奔鼎鼎大名的 Gnucash。——这是从上个世纪就已经存在的老牌开源记账软件了,支持 Win / Linux / Mac 平台,我在 pc 上也很常用;但是并没有官方的手机版本。官网的 wiki 介绍了一些第三方开发的手机版本。感觉最好用的,是 Gnucash Pocket,原作者从 2014 维持到 2018 年,就停更了,后来被人 fork 了继续维护,但 fork 版不提供现成的 apk。原版 2018 年的最终版本的 apk,我用起来挺好的,没什么大问题。

注意:我说的是 Gnucash Pocket,而不是 Google Play 里的 Gnucash Mobile。Gnucash 的 wiki 官网对这两个 app 都有介绍。这些都是第三方开发的项目,和 Gnucash 官网没有关系。Gnucash Mobile 感觉很难用:不支持多项目,而且似乎先要导入一个在桌面 Gnucash 建好的账户模板……以及,那几个 ios 上的版本,我没有试过,并不知道是否好用。


Gnucash Pocket 的优点:

  • 完备的复式记账功能,——很多记账软件里眼花缭乱的功能,譬如 AA 账单之类,其实都可以通过设计合适的账目结构来实现
  • 在多个项目切换
  • 不依赖网络,可离线使用
  • 数据可导出到 Gnucash 桌面版
  • 支持多币种
  • 免费,开源
  • 无广告,不需要注册用户

缺点:

  • 不能实时多设备/多用户同步
  • 菜单里通往各个功能的入口不全,譬如缺一个一键回到首页的功能……

具体用法就不多介绍了。这里只是向那些,有类似需求和记账知识的人,介绍有这么个东西。具体用法应该很好摸索。


Gnucash Pocket 和 Gnucash 桌面版的数据迁移

记账的项目告一段落后,可以把数据从 app 导出,再导出到桌面版的 Gnucash,进行归档或进一步的处理。注意,如果账目里只有一种货币,那么选择 .csv .qif 格式,都可以顺利地迁移数据;但是,如果账目里有多种货币,这两种格式都会出现问题,就只能导出成 xml 格式。导出的文件有个看着很怪的 .gnca 扩展名,没关系,在桌面版的 Gnucash 里,直接 file – open – 打开这个 .gnca 文件,就可以了。桌面版的 Gnucash 项目,选择 save as 成 xml 文件,传到手机里,也可以用 app 打开继续记账。

Nomadland – 6,燃气系统

关于车里用的燃气炉灶方案。因为只是简单的 van,而不是正式的房车,不存在内嵌的燃气系统,只是每天把各种气罐炉头搬来搬去。简要地说,每天使用最多的方案是:

从大号液化石油气罐(POL),先转成美式一磅罐卡口(UNEF 1″),再转接到户外圆罐炉头(Lindal B188)上。

这样的组合,可以随时把其中的一些环节,替换成其它款式的气罐和燃气用品。


户外常见的气罐接口,大概有这五种:

① POL,也就是最常见的大号「煤气罐」,准确地说,叫「液化石油气罐」。我这边日常可以买到的,有 3.7kg 和 8.5kg 两种容积。大的更划算,但我的床板下面只能放进小号的,换一瓶气大约 $20,Bunnings 和很多加油站都有换。

还有一种 LCC 27 接口,是 POL 的升级版。近年来政府渐渐把 POL 气罐,升级成更安全的 LCC 27 接口。这个是向下兼容的:原先用在 POL 上的管线,仍然可以拧进 LCC 27 的气罐;反之则不行,LCC 27 专用的管线,不能用在 POL 气罐上。所以,使用 POL 的管线,就不必在乎每次换到的气罐,是旧接口还是新接口。

② 3/8″ BSP-LH,另一种大号石油气罐的接口,通常只有专门的户外型房车才会使用。加油站很少见,更换气瓶也远不如 POL 方便。可以很方便地改成 POL,户外店有转接头卖($15)。

③ UNEF 1″ / BOM,北美常见的一磅重的绿气罐,北美的加油站和便利店到处都是,但澳洲和中国很少,只有专门户外店才有。

④ Lindal B188,又名 7/16 UNEF,户外背包露营时,最常见的扁圆气罐。虽然北美有很多炉头,都是 ③ 的 UNEF 接口,但毕竟 UNEF 接口过于笨重,自己背而不是车载露营的话,国际通用的炉头,更多的还是 ④ 的接口。

⑤ 常见的火锅店长气罐。虽然工艺远不如 ③ ④,但是更便宜也更好买,所以很多用 Lindal 圆罐炉头 ④ 的人,都会常备一个 ⑤→④ 的转换头($5)。(长罐到美式一磅罐 ⑤→③ 的转接头我从来没见过,大概因为美式罐太笨重了)

还有一些不常用的接口,譬如和 ④ 很像但是不带螺纹的气罐、以及一些笨重烧烤台用的 1/4” BSP……与本文无关,就不面面俱到地提及了。


一张图显示我日常的炉灶系统:

  • ① POL 大号液化气罐,3.7kg,连瓶 $60,换气 $20
  • ③ UNEF 美式一磅罐,$10
  • ⑤ 火锅长罐,通常是聚餐时剩下的,在车里慢慢用掉,$1.5
  • ⑥ POL 转接 UNEF 的管线,①→③,价格和管线长度有关,感觉 1.5m 的比较舒服,$30
  • ⑦ UNEF 转接 Lindal 圆罐炉具的转换头,$5
  • ⑧ 户外炉头,和 ④ 匹配的 Lindal B188 接口,$30-50。这款 Kovea Camp 4 已经陪我二十多年,早就停产了。如今有很多国内牌子(火枫、兄弟…)也很好用。这种自带支架的款式,架七寸锅也没问题。于是,本来准备了更大的、火力更强的炉头,但日常也很少拿出来用。
  • ⑨ 火锅长罐转接 Lindal B188 户外炉头的转换头,⑤→④ ,$5
  • ⑩ 从 POL 大罐往美式一磅罐里灌注燃料 ①→③ 的装置,把一磅罐反复使用,$5。关于灌装的事情,后面会说。

于是,日常使用最多的组合方案,包括:

  • ①→⑥→⑦→⑧,从大气罐直接连到户外炉头
  • ③→⑦→⑧ 或 ⑤→⑨→⑧,有时做饭的地方离车远,不想拎着大气罐,就把小气罐接在炉头上
  • ①→⑩→③,从大气罐往美式一磅罐里灌装

日常煮食时,炉头和锅放在旁边的桌板,或者直接放在地上也可以。并不需要专门把气罐搬出来用。

其它车内需要用到燃气的装置,还有:

  • ⑪ Mr Heater 暖气炉,UNEF 接口,冬天直连大气罐 ①→⑥→⑪,或者用一磅罐 ③→⑪
  • ⑫ 更大的、火力更猛的炉头,可以架更大的锅,甚至炒菜,Lindal 圆罐接口,①→⑥→⑦→⑫
  • ⑬ 喷枪,做炙肉料理!,Lindal 圆罐接口,通常接小罐用,③→⑦→⑬ 或 ⑤→⑨→⑬
  • ⑭ 本生灯,做一些手工时加热用,Lindal 圆罐接口,接一磅罐用(因为需要很稳的底座),③→⑦→⑭
  • ⑮ 热水淋浴装置,Lindal 圆罐接口。这个很少用,因为日常都在蹭健身房淋浴间

以及,必须的,一氧化碳监测仪,$25


ps,关于灌装。所有的一磅罐、户外圆罐、火锅长罐……厂家都是禁止用户自行灌注燃料反复使用的。但所有这些罐子,都存在着自行灌装的黑科技,以及相应的很便宜的转接头卖。其中美式一磅罐因为自带减压阀,比其它罐子更安全一些。个人感觉重复灌几次,还是没问题的。网上也不乏号称一个罐子反复用了一辈子的。但我还是不推荐读者贸然使用,请自行斟酌。如果只是偶尔用一下小罐子,多买几个一次性火锅气罐也就是了。

卖转接头的网店图。——但是连卖家的演示图,也是错误的。灌装时应该把大罐子倒置,让沉在下面的液态的石油气流进小罐子,而不仅仅是挥发的气态。

友人帐

我的双眼可以看见时光的流逝,目睹一切有生之物的死亡。在我的眼中,人类的肌肤干缩衰老,春天的树芽枯萎掉落,岩石粉碎成灰,只有长寿的精灵族中的少年在我看来不受影响。即使是如此,他们在我眼中也像是即将凋谢的花朵。

–《龙枪编年史》

这些年 emo 的主线之一,就是看着曾经能够一起讨论的朋友、乃至喜欢的人,渐渐地沉到各种坑里。——「坑」当然只是我的视角,他们都很快乐。

改变不是瞬间发生的。曾经还一起是好友的时候,我就能隐约感觉到这样的痕迹。甚至很多次的离开,也都与此有关。但离开后我无数次地回顾,质疑自己曾经的选择。每一次看到他们下沉,我都在问自己:如果我当时不离开,选择努力去沟通、改变,是否结果就不一样?于是我的离开,算不算一种逃避?我看着他们时,那种比看其它路人更深的难受,是否因为我没有继续尝试而内疚?

有时我试着去努力,但最终并没有掰赢,围绕着他们的更强力的文化;有的我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无能为力;有的我一直不知道答案。

甚至改行去学一些东西,也有很大程度是为了,把这些「隐约感觉到的痕迹」弄清楚。我做到了。关于如何从各种细微痕迹中,看到文化对人产生影响,以及如果当事人不警省或者放弃坚持,如何不自觉地渐渐沉入其中。——但这也只能让自己更清楚地看到那些变化的过程和原因,而不知如何去影响、扭转。

这一切仍然在重复。我仍然能交到各种,三观上有共同语言的朋友,其中大多数是比我年轻很多的人,乃至都没必要去考虑从朋友继续发展的可能性。但在很多人身上,我仍然有发现各种下沉痕迹的感觉。我仍然对他们一二十年后变成什么样子,表示悲观。

很多「痕迹」,在别人看来,可能是无理取闹的:当你刚刚毕业,抱怨上班很烦很累,却仍然去打卡的时候;当你交流社会经验和办公室技巧的时候;当你只是因为寂寞而去各种社交的时候;当你因为被客户认同又能赚到钱而欣喜的时候。

这就是阅历吧,我恨这种感觉。

我知道这一篇充斥着巨大的 ego。其中的很多环节,并不是必然的断言,只是我个人在这个时代的主观经历中,总结出的感受。不对劲的也很可能是我自己。我也能看到新的一代人的,可能的好的一面:虽然大多数人沉的更深,但幸存下来的人,也有更多的机会和氛围,变得更清醒,清醒到有足够能力来意识到,之前说的那些加诸自身的细微文化影响。希望能抱抱他们。

我喜欢

大概我们每个人,哪怕三观再正的人,应该都经历过:一些自己真的有在喜欢的东西,可能是「不正确」的,由此产生的内心冲突和纠结。

  • 喜欢的文学作品、武侠小说、网文……里面,充满了腐臭的男性气概;
  • 各种爱豆或综艺秀,有多少是女性凝视?
  • 喜欢看的马戏表演、宠物店、或者一些消费品,在虐待动物;
  • 喜欢吃的冰淇淋,厂商卖过毒奶粉;
  • 自己的一些性癖,或者心动的对象,是不是在「慕强」?

这个内心冲突的过程,可能会很难受,而且很可能没有确定的答案。——很多时候,是选择继续喜欢下去的,因为从「喜欢」变得「让自己不喜欢」,其实是个很玄学,很难做到的事情。于是只能喜欢且痛苦着,或者让自己把那些痛苦的思考,渐渐无视遗忘。

也可能,通过反思,真的能让自己对以前喜欢的东西祛魅,从此对它没啥感觉。——(其实很多时候,是被「反思成功」的成就感所掩盖……)。但失去了一个兴趣,也是很难受的事,尤其是周围还有很多人,仍然把这个当作兴趣,甚至是日常交流沟通的话题的时候。

也有很多时候,是脱离了二分法,就这么在二者之间悬浮着。因为那个「不正确」的事情,是否 100% 不正确,有没有好的一面,通常也是可以辩论的……以及,这个发现「不正确」的过程,可能是自己渐渐觉悟到,也可能是别人硬戳过来,说你喜欢这个不对。于是又涉及维护面子;或者先声讨对方的态度……

这些都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反应。——甚至连艰难地无视,也可以说是合理的。因为,如果避开那些「不正确」背后的,错综复杂到无法撼动的因素和体系,而单纯要求你拿出一个面面俱到的态度,这本身也是一种不公。


但至少不要——

因为「我真的喜欢」,所以理直气壮地认为这东西没有问题。

「我喜欢」,从来都不是「这个东西是正确的」的理由。一方面,你之所以喜欢它,可能已经是某种糟粕文化的后果。另一方面,同样的事物或行为,不同环境下人们对它的感受是不同的。就像跳脱衣舞或者买芭比娃娃,可能在你的环境下,它真的意味着个性、张扬、多样性;而对其它很多人而言,也确实是剥削、是凝视、是痛苦的印象。那么,这东西的合理性,是否因此对你就没那么理直气壮?

如今的很多争吵,大概都源于某种「我的个性自由不应被阻挡」的态度。但很多事情,是需要在微妙地平衡中,甚至是在让自我痛苦的过程中,才能更好形成的。


就像恋爱脑爱上了渣男。尽管会为此而痛苦、犹豫,最终可能选择爱或不爱,但毕竟是清楚他是个渣男的;而不是拼命要去说服他并不渣呀。

写作工具

为了写长篇论文,整理各种散碎的构思和素材,尝试了一圈现有的写作工具。把体验的过程记一下。

先说结论。符合刚需,可供选择的,只有下面这几个。目前的考虑次序是:

  • 思源笔记、Lattics、Scrivener(付费)、Manuskript、Joplin、CherryTree

参考过,因为不满足刚需被淘汰的:

  • Effie、Flomo、Heptabase、Logseq、Notion、Obsidian、Onenote、QuollWriter、Ulysses、Writeathon、Zettlr、印象笔记

有一些我知道但没有去试的,譬如 IA Writer。以及这些年似乎有很多,给网文作者开发的写作工具,就不去一个个试了。毕竟我只是要找个自己能用的,而不是做这方面的全面评测。

不在意的要素:

首先,我寻找的这个工具,是为了一个特定的写作项目,而不是日常泛泛的信息管理。所以,一些对于后者而言,很重要的功能,我是不需要考虑的。

  • 运行速度。我知道一些工具,在文档增加到上万条后,会变得很卡。但我这里最多几百个文档,就不必考虑这个问题。
  • 是否便于导出 / 迁移到其它工具。一些工具的迁移性很差,乃至管理很多信息后,让人有被这个软件绑架了的感觉。但对我而言,只是需要把几篇最终成品,手动转移到其它工具去排版。

一些对我而言的刚性需求:

  • 支持 Windows。一些传说中很优秀,但只能苹果用的,我就不去看了。淘汰:
    • Ulysses
  • 内容对运营商不可见,尤其是大陆背景的运营商。淘汰:
    • Notion、印象笔记、etc.
  • 可离线使用。有一些工具,我不确定能不能离线,但安装桌面客户端后,需要先注册个账号才能用。而且这么搞得大多是国内开发。结合上面那条,我就不继续试了。淘汰:
    • Effie、Flomo、Writeathon
  • 支持三层以上的目录结构。淘汰:
    • Onenote,这个只是随口提一下, onenote 的块编辑太迷了,我试过几次,从来没习惯
    • Logseq
    • QuollWriter
  • 可拖拽排序。这一条淘汰了很多,其实非常优秀的工具。其中一些,甚至是我日常其它方面的主力工具。但对于构思长篇文章而言,可以随时拖拽排序,而不是改变文件名手动排序,对我很重要。淘汰:
    • Obsidian,很可惜,Obsidian 在其它方面几乎完美。有可以手动拖拽的插件,但只能改变第一层目录的顺序
    • Zettlr,这个我也很喜欢,而且它整合 zotero 的功能似乎很好用。我回头会试着用它来整理成稿
  • 费用。能免费用当然最好;可以花钱,但作为一个我会长期使用却又不是每天使用的工具,我更希望是一次性买断(譬如 Scrivener),而不能接受付费订阅模式。淘汰:
    • Heptabase

一些不是刚需,但会是我选择的重要因素:

  • 界面舒适程度。一些老牌的英文软件,打开后默认的界面,还是满不适应的……而且英文字体也很小。虽然很多是可以定制的,但我没时间慢慢去调。
  • 可视化的 markdown
  • 内部文章链接,是否双链倒无所谓
  • 分屏,同时编辑两篇文章

其它可有可无的加分项:

  • 可以把不同的项目存在独立的文件夹里,每次只打开一个项目,便于在不同项目之间切换。
    • Lattics 好像是不可以的?所有的项目都放在一个边栏界面里。这样偶尔用一次无所谓,但不能作为长期进行多个项目的工具。
    • Joplin 在这一点上减分比较大,但反而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日常主力笔记工具,和项目混在一起,就太乱了。
  • 可以调用其它外部编辑器
  • 支持 zotero,具体我还没细看
  • 卡片模式,我还没体验到,单独用一个文件夹来保存零碎想法,和卡片比,有什么区别?
  • 多设备同步,这大概是思源和 Lattics 的付费功能?
  • 直接在文件管理器里,访问项目的文本和媒体文件
  • 学习复杂度
  • 卡片模式
  • 开源
  • 费用

六种工具的横向比较。空白的是我还没仔细看的。

ScrivenerLattics思源ManuskriptCherryTreeJoplin
界面★★★★★★★★★★★★★
markdownxxx
内部链接x
分屏xx
切换项目xx
外部编辑器xxxxx
zoteroxxx
卡片x
多设备xxx
管理媒体文件
学习复杂度★★★★★★★★★★★★★★★
开源xxx
国产xxxx
费用买断免费+订阅免费+订阅免费免费免费

机场

看到 Richard Russell 在西雅图机场偷着开飞机上天的事件,也被一些女性讨论者,总结成「男蛆偷飞机造成森林大火,被男蛆叫好」,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个群体的违和感是什么了。

这些人,在「循规蹈矩」这一方面,其实是被加强了的。无论是在通过参政议政实现女性地位提升,还是在女性群体抱团的过程中,其实都在强化着「要在其它方面循规蹈矩,融入群体,才能用群体的力量去改变」这样的认知。于是,从对性别权利的反思,导向对其它权力结构的反思和批判,这样的过程其实未必存在。而是相反地:我已经努力地在这个框架里,混的很好了,如果性别权益能够提升,就更好了。

我并不想用「激进主义」这样的人群标签,而且说话的人,之前这方面的印象不是特别明显,所以这一次才让我印象深刻。但我确实看着一些人,在这个抱团的过程中,言辞渐渐极端化。不知这个过程,是否像兄弟会一样:你也要说出类似的言语,才能融入这个群体,并以此再吸引他人。

而「粉红女权」的存在,从这个角度上,其实也能说通了。以及一些以讨论求职升职为主要氛围的性别社区……当然,这些存在仍然是可以理解,甚至可以共情的。在已经很艰难的状况下,首先能做的是努力向上爬,这有什么不对吗?我也在反思,是不是「已经在框架中享有 privilege 的男性,才有去挣脱这个框架的 privilege」?但我觉得不是这个样子的。

只是又突然寂寥起来。就像那个最终开着飞机想去看鲸鱼的人,每天对着这片机场时的寂寥。这不是《末路狂花》,而是某种相反的东西。

主宾谓

之前聊到,日文、藏文的语序结构,和我们习惯的中文、英文不同,是谓语动词放在句子最后的「主语-宾语-谓语」的形式。

  • 中文、英文,是「主-谓-宾」。譬如:我-是-学生。我-想-你。
  • 日文、藏文,是「主-宾-谓」。类似于:我-学生-是。我-你-想。

:(吐槽)所以人们常说的,日本人懂礼貌,会听人把话说完。其实是因为这样的结构,需要认真听到最后一个词,才知道整个句子要说「是」或「不是」啊。

:对于需要使用不同敬语的日本人,也方便他们先把宾语对象列出来,再根据其身份,决定用什么样的敬语去修饰动词。


另一个 blog 有时候写得少的原因,大概是在「文章是在写给谁?」这方面,无意识地发生了混乱。

除去一部分

  • 技术贴
  • 分享有趣的经历或见闻
  • 对自己状态的描述、分析、展示

的篇目;其它很多文章,应该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有一个,潜在的写作对象的。他可能是

  • 现实中特定的人,可能是情感相关,也可能只是隔空喊话。当然,对方未必会来看;
  • 一个虚幻的,用来倾诉的对象;
  • 想要吐槽的某些现象,所代表的人群;
  • 预计会来看这个 blog 的读者们,不是特定的人,但有某种同温层特质;
  • 也可能,这个对象还是我自己。

于是,经常写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这个对象的存在,然后陷入「我这样写,有什么意义吗」的沮丧,也就不写了。

又或者,吐槽吐到一半,突然意识到,我所吐槽的特质,其实和来看 blog 的人,并不相关。于是反而担心,会不会让读者们对号入座产生误解,或者觉得我这个对空掰扯道理的样子很爹味儿之类的。

——就像在「主-宾-谓」的句子里,谓语写一半了,才意识到,那个预设的宾语的存在。

图床

趁着服务器搬家,打算把死掉很多年的摄影网站,重新恢复起来。把如今流行的自建图库程序看了一圈:piwigo、lychee……仍然没有哪个很靠谱。

其实我在浏览这些程序之前,并没有太多具体的需求,只是期待,快 10 年没看这类东西了,会不会有什么让我惊艳的产品。——并没有。而且,在体验每个程序时,都迅速地发现一些,让我觉得很不爽的点。于是,所谓自己的需求,就是在这个不断吐槽的过程中形成的。

除了最基本的

  • 便捷的上传
  • 并不是难看到很离谱的展示界面

之外,

如果,我要的是一个图床,那么我需要——

照片的 url 和我本地储存的目录结构和文件名是一致的,类似于

https://..../blog/20230909_1.jpg
https://..../blog/20230910_cat.jpg

而不是

https://..../21/27/4c1b46114f8.jpg

这样的东西。前者的文件名,在编辑文章时便于管理。而且,以后迁移图床时,可以统一替换图片 url 的前缀,实现无缝迁移。

如果,我要的是一个摄影作品的展示网站,那么我需要——

!!!不要在网页的任何地方,显示多余的 exif 信息!!!

感觉这十年来,所有的图库程序,都把心思花在,如何去识别各种图片格式的内嵌 exif,然后把它们各种花式归档、搜索、展示……展示在网页边角、在动态的弹出菜单、甚至悬浮在照片上面。——我不需要啊!谁要在摄影作品上,标明照片的 exif 是哪天拍的,甚至是哪天上传的啊!!我连标题都不想展示啊!

甚至,各路图库程序比拼的重点,已经变成了如何调用外部地图软件,然后把照片根据 GPS 信息显示在地图上。(翻白眼

如果,我要的是一个管理图片的工具,能够便捷地挑出一些照片来展示。那么我需要——

在一个相册里,可以便捷地拖动更改,照片之间的顺序。而不是靠手动修改文件名这种粗糙的排序方式。


没有。能够满足这些需求的哪怕其中之一的,都没有。有一些静态网站生成程序,能够把已经彻底整理好的照片,生成看着还行的展示网站。但与其一个个试过来,再试着根据自己需求去魔改各种瑕疵;我觉得我还是在 wordpress 上慢慢拼吧……

于是又变成了

打算做点啥 → 考察相关的工具 → 做不成,开始吐槽各种工具……


以及,在这些干扰下,想趁此机会整理从前照片的希望,大概又落空了……不仅仅是在一些照片里的人,我不想去回顾。也包括,在翻看以前照片时,仍然能够识别出的,自己当年用摄影的视角,去凝视世界的方式,以及对这种方式本身的思考和改变。——我现在是否适合,把这种方式,重新调用起来?

苟富贵

最近好几次在对话里,见到类似的思路。譬如

:你不用担心瓶盖的密封是不是靠谱,泡在洪水里是否受污染。这个工艺已经很成熟了,制造商都在卷。如果某一家做的不靠谱,被人发现了,它家自然会倒闭的。所以大家都会靠谱的。

又或者

:手游公司肯定会出这个角色的,毕竟很多人想要。公司要赚钱的啊。

这样的思路并不难反驳,譬如

  • 把群体趋势和个体行为混淆;
  • 监管都未必能保障的事,「用脚投票」就能做到?
  • 大环境下,是否所有人都以「赚钱」为目的?

但我更关心的,不是这些话题本身是什么答案,而是,说话的人,是怎样不暇思索地,用这种新自由主义的思路,来解决问题的?——或者说,潜意识里以为祭起了这个思路,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毕竟,在这种思路的对话里,近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

:我们(在上海疫情封城期间)过的很好啊。毕竟,只要小区物业想赚钱,他们终归会想方设法提供各种服务,把我们照顾好的啊。